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NARUTO】眠·下 PART THREE(End)(鸣爱,G)

无舟似一道闪电⚡️划过山岗:

作者的话:这么一篇文拖了几百年才写完_(:зゝ∠)_。对不起我还是没有开成车_(:зゝ∠)_,不知道为啥就是做不下去,最后写成了两个处男大眼瞪小眼→_→,第一次写这种双virgin设定居然还有点来劲(。其实他们在我心中真的还是孩子啊喂(。人物属于AB先生。


希望有朝一日能再看到发型正常的风影大人呀(✿◡‿◡)。文末有全文开放下载的链接。




PART THREE


鸣人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站在室内,我爱罗的手臂被他紧紧握着,两人之间几乎没有距离。


他低下头,就能看见风影苍白的脸。鼻梁一侧投下一线浅淡的阴影。


还有血。


漩涡鸣人下意识地抬手,把这些液体从他的下颌上抹去。


血凉冰冰地沾湿指节。它们这样鲜艳,又有一种诡异的稀薄感,像红颜料的水液,缺乏实感,又像是久别重逢。


 


这不是他第一次碰我爱罗的血。


最近一次,是忍界大战的时候。他们坐在一起包扎伤口。鸣人把一管止血胶递过去,收回手来时,手背上就沾着风影刚刚揩下来的血。


红发青年粗暴高效地把那些流血的外伤包起来,然后疲惫地向后靠过去。


他没有再去擦唇角的血迹,而是抓住这个空子,试图稍微休息一会儿。


鸣人也累得眼前模糊,似睡非睡地坐在那儿,朦胧中看到我爱罗偶尔像是醒过来了,猫一样向前倾身,吐出口中的残血。


他们都是这样,嘴里总有血味残留,喝水的时候满口都是烧灼滋味,像是咽下了一口热血。肺部断断续续地疼痛,胸腔发出难以忍耐的哀鸣,或是稍稍从内部沁出血来。


战争。旷日持久的战争。


所有人都在被损毁。


 


*******


 


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慌张。


我爱罗看着金发青年有点凝滞的空茫表情,稍微挣了挣自己的手臂。


“鸣人。”他叫了一声,还带着点嘶哑的余韵,让漩涡鸣人缓过神来。


“水,”他有些不安地喃喃,“我给你倒点水去——”


他松开我爱罗,手臂上沉闷的疼痛逐渐尖锐,向着指尖扩散开去。


我爱罗抓住那只手。鸣人的手指轻轻痉挛着,软绵绵地试图挣脱。


“你还好吧。”风影很冷静地问,感觉还是有些不舒服,艰难地吞咽了一口。


鸣人盯着他。


过了一刻,他低声说:“我好不好——你疯了?”他焦躁地去抓桌上的杯子,好像没注意到自己还拉着风影,两个人的手指几乎缠绵地扭在一起,掌心逐渐温热,指尖偶尔碰触。


 


我爱罗示意他坐下来。


“你要冷静。这样我说话你才听得进去。”他说,想到了之前大概一万件他劝说鸣人去做却失败的事。


鸣人泼泼洒洒地给他倒了水。杯壁上湿漉漉的,他的手指打滑,拿了几次,居然没有拿起来,只能径直推到我爱罗眼前。


“我挺冷静的。”他看着水面上的一点灯光,没有看我爱罗。


 


风影慢吞吞地喝了两口水。他嘴唇上干涸的血迹口红一样剥落下来,露出苍白的唇色。


鸣人这才把目光移到他的脸上。他的眼神还是有些散,宝石断面般的清澈蓝泽。


我爱罗伸出手去,碰了碰他的脸颊。


“Naruto,”他靠近了一点,“我在这儿。”


 


*******


 


鸣人看着他越凑越近,然后把嘴唇贴上来。


柔软湿润的唇瓣,带着一丝隐秘的甜。


鸣人迷迷糊糊地和他亲了一刻,才发应过来,那是血的余味。


他头脑昏昏,只记得自己无师自通地把风影按在膝盖上,握着他的后颈,深深地吻上去。


两个人在这方面都没什么经验,这个带着血腥味道的吻就显得不安而绝望,像是雪崩,漫天壮丽的洁白覆圧下去,天空在眼前合拢。


鸣人扶着我爱罗的腰,觉得他瘦的细细一线,被层层衣料包裹还有坚硬的轮廓感。


他含着风影的下唇吮吸着,可以听到他胸口急促而破碎的呼吸声音。


 


他还病着呢。


漩涡鸣人猛然清醒,小心翼翼地放开了他。


我爱罗轻轻喘息着,坐直了身体。


他像是有些害羞似的,绿眼睛明亮而清醒,又闪烁着一点别的神色。


鸣人眨眨眼。


“你……”他结结巴巴地说,“你别转移话题啊。”


 


我爱罗说:“你刚才看起来呆呆的,现在好多了。”


——他说“呆呆的”时候真是可爱极了。


啊。漩涡鸣人的脑子里炸开一朵小小的橙色烟花。


我完了。


 


风影看他傻乎乎地笑起来,不明所以,决定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


鸣人按着他的腰,让他坐回去。


“别跑,”鸣人说,“我们还没完呢。”


 


*******


 


我爱罗耸了耸肩。他坐直了一点,双手撑在鸣人的肩膀上。


“现在还难受吗?”鸣人问,一边去看他的脸色。


风影摇头,摸出一瓶药来:“咳完反而会舒服一些……只是看着吓人。”


鸣人皱起眉——他认出了木叶的纹章,把杯子递到我爱罗手里,他等着风影回应自己的困惑。


“小樱给我的。”我爱罗很老实地说。他把一把白色小药片咽下去,有一片黏在了喉咙口,细腻的苦味化开,有一种植物的淡淡香气。


漩涡鸣人说:“小樱知道这件事,你却不告诉我?”


风影动了动。鸣人离他很近,发现他虽然看起来一派安然,却有很多细小的动作——嘴唇轻微地抿着,鼻翼抽动,眼睫上下起伏,扬起一阵不存在的风。


“她看出来,我瞒不过去。”我爱罗辩解似的说,脸颊上又泛起浅浅的红色。


看不出来春野樱的嘴还挺紧。他脑子里迷迷糊糊地想,本来以为她连佐助都说,大概整个木叶都知道了。


 


鸣人挑挑眉。


“那她怎么说?”他问,“什么时候才能好?”


刚才吓死我了。他想。简直心理阴影。


我爱罗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她也不知道。”


“——啊?”鸣人叫出声,“这算什么?”


风影安抚似的捧住他的脸。


“不是什么大事。”他说,声音沉静,“控制住就好——主要还是休息不足的问题。”


 


鸣人伸出手,握住脸侧细长的手指,把它们在掌心焐热。


“你啊。”他说了两个字,就不再出声。


我爱罗叹道:“你还在生气。”


漩涡鸣人不理他,又问了一遍:“现在还难受吗?”


风影莫名其妙地摇头,就见金发青年仰起脸,再一次吻住了他。


 


这个吻非常安静。他们的唇贴在一起,呼吸湿润地拂过皮肤。


“苦的。”鸣人含混地抱怨,声音模糊,有些撒娇的意味。


我爱罗笑起来。


“良药苦口。”他不知道鸣人有没有听清自己的喃喃,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他的下唇。


漩涡鸣人环着他的手陡然一紧,瞬间失去了呼吸。


“欸。”他勉强放开了对方的唇舌,叫了我爱罗一声。


风影睁开翠绿的湿润的眼睛,探寻地看着他。


鸣人咧开嘴:“你好像一直没怎么长嘛。”


 


嘭。


砂球迎面砸上他的额头,力道不小。


金发青年呆了一刻,没事人似的抖抖脑袋,让细密的砂砾掉落下去。


我爱罗坐在他的膝盖上,冷眼看了他一会儿,才伸手去揉那片浅浅的红印。


“晚饭没吃饱嘛。”他的声音淡淡的,“话这么多。”


漩涡鸣人抓住他的手指卧在掌心,露出带着笑意的蓝眼睛。


“没吃饱啊。”他懒洋洋地说,一边把红发青年从膝盖上拉下去。


还没等风影站稳,鸣人就弯下腰,把他一把抱了起来。


 


*******


 


他们费了很多功夫,才把那些折叠整齐的被褥扯开,乱七八糟地堆在一旁。


小屋的顶不知何时裂了一道缝。我爱罗仰躺着,眼中映着一颗小小的星星。


鸣人倚在边上,苦着脸:“我恨你们砂影的床,像石头一样,每次都睡得腰酸背痛的。”


风影说:“你可以和我一起,睡都不用睡。”


金毛脑袋拱了拱,撑起身来。


“今天,”他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今天看来是不用睡了。”


我爱罗摸摸他的脸,问:“你会吗。”


鸣人眨了眨眼睛。


“呃……”他的脸慢慢红起来,“应、应该吧?”


风影于是也很配合地扭过头去,耳垂红得透亮,柔软而滚烫。


“那就好。”我爱罗小声说,“反正我不会。”


 


漩涡鸣人无言地盯了他一会儿。


“我不是没想到嘛。”他有些泄气地趴到风影身上,鼻尖儿抵着他的耳根,“亲热天堂里进展都没这么快。”


“我看不懂那本书。”我爱罗木木地说,很费力地动了动,“勘九郎天天捧着看。”


“所以勘九郎马上要结婚了。”鸣人挺得意地挑挑眉,好像他和勘九郎已经是一家了一样,“因为这小子懂得领会精神。”


风影笑了一声。


“我俩也不赖。”他喃喃。


 


金发青年清楚地听见了一切。低低的笑声,胸腔的震颤,还有泉流般泠泠的声音。


不像他哥哥姐姐的嗓子那样干爽粗砺,风影的声音平滑冷漠,是苍白的冰面,是素色的绸,是一角湛蓝的洁净的天。


他也记得我爱罗失控的样子,破碎的喉音断断续续地挤出来,话音里带着血意。


鸣人的脑子里全是回忆,迷蒙间一股热血向下冲去,风影被他压着,此时有些尴尬地动了动。


 


漩涡鸣人下意识地低下头去,红发青年睁着绿色大眼,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他看起来像某种湿漉漉的小动物,在不安与焦灼中等待着什么。白腻的皮肤上泛着一点红,额角的刺青都显得格外煽情。


鸣人摩挲着那个有些褪淡的红字。


“我爱罗,我喜欢你。”他说,“喜欢了好久。”


风影的眼睛更湿润了一些,这让他的瞳仁绿得惊人,水色酽酽。


他的目光从漩涡鸣人的脸上划过去,几乎是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声。


“鸣人,你做什么都这么多话吗。”


说完,他的手向下探去,摸索着解开了金发青年的拉链。


 


*******


就几百字还和谐_(:зゝ∠)_


 




END.




PS. 再次抱歉,没有开成车_(:зゝ∠)_。我是全文下载链接



评论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