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柱扉】有关柱扉的一个脑洞

大概就是一个秽土扉穿越到创设扉身上的脑洞,懒得跟自家大哥吵,决定自己不掺和宇智波的事,出力还不讨好,让柱间自己去解决,自己去维护“他的”宇智波的事情。灵感来源于某位太太的条漫,讲的是两兄弟又因为宇智波的事在火影室里吵起来了,柱间就开始爆查克拉,扉间就整个人一震,超级难过的样子,旁边的注释是:连续熬夜第六天,瞬间就非常心疼他。

对于柱间那种一看到斑就一种,我们才是好朋友,扉间你就是想拆散我们,破坏我们纯洁神圣的革命友谊的感觉非常不爽。帮着他人一起挤兑弟弟,提防自家人什么的真是够了。虐他真是非常爽。能接受的往下拉。是个潦草的脑洞,逻辑略混乱,祝食用愉快

 

柱扉恋人前提设定

柱间觉得扉间最近有些不一样了,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弟弟没有好好跟他对视过,聊过天了。这种反常是从那次争吵后开始的:那天他跟扉间又因为宇智波的事情吵了起来,其实也不算吵,只是扉间阐述了他的想法,详述了利弊,说出了他对于宇智波的种种政策。他无法反驳但又觉得不对,扉间总是把宇智波看做危险人物,这样不好,要与所有村民相亲相爱才对。他控制不住地爆发了查克拉,然后他就看见他平常宁死不低头的弟弟捂住了头,皱着眉头弯下腰,痛苦地蹲在地上蜷缩成一团。他一瞬间慌了,走过去想把扉间从地上拽起来,结果在碰到的时候,扉间拍开他的手,自己慢慢扶着膝盖喘息着站了起来,看他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他熟悉的那种属于年轻人的朝气与对他的火气了。(此时已完成人格切换)强撑着站了几秒,还是没坚持住倒了下去。

柱间把他抱回家,因为发现不出其他的异常,所以以为晕倒是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问了扉间的辅佐官才知道扉间因为协调各家族利益,妥善对待宇智波的这件事已经连续好几个晚上熬夜了。听完之后有点愧疚,其实弟弟说的没有错,只是他自己觉得亏欠宇智波所以才不能忍受说宇智波不好。看着弟弟这么辛苦的样子决定醒来后再跟扉间和颜和气地谈一谈。

扉间晚上醒来的时候,柱间正在火影室里辛苦地批公文,毕竟是火影,事情多,而且想减轻一下弟弟的负担,于是没有第一时间赶到他身边。刚好让扉间有时间好好思考一下,他大哥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谁都没办法否认这一点。他之前一直在幕后做辅佐工作也是因为这一点,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的生活重心只有他大哥。宇智波斑的叛逃是必然的,毕竟他没办法让宇智波斑相信他们家那块石板上的东西是假的。柱间这样的行为也让他很是心凉,他觉得自己每次都唱黑脸,但是没有人领情。他越努力,柱间就觉得宇智波一族越委屈,反而与他们更加亲密,对自己更有成见,宇智波也更加嫌恶自己。他已经懒得插手这种事情,去把自己变成别人的眼中钉了。让千手柱间自己去应付他可亲可爱的宇智波吧。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天真地以为努力就可以改变一切的青年了,秽土转生后的他只是个知晓一切心如止水的老头子而已。年轻时与兄长的爱恋在看了所有事情的结果后像是化在血液里的砒霜,但他对此已经无知无觉,甚至还有点想笑,笑当年那个愚蠢的自己。强行改变历史是没有好结果的,他决定不插手历史发展轨迹,反正斑也会叛逃,自己最后也会死掉。

晚上回家的时候扉间已经睡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扉间又已经走了。柱间到火影室的时候,就看到一叠文件,还是昨天引起争论的那一份,不同的是上面多写了几句扉间的话,“以后我会把有关宇智波的时间的建议和利弊都写出来,兄长自己裁断,我不再做任何决定,一切权利在于兄长,这样对大家都好。”柱间想了想就觉得也有道理,毕竟弟弟一直都能想到最好方法,然后就没说什么。

但是从此之后,扉间一心沉迷自己的研究,饭点不回家吃饭,(实验室才是他的家),整个人行踪不定,以前柱间还能在探讨问题时见一见他,但现在两人所有的交流都仅仅表现在书面上。其实村子就那么大,真要找一个人也好找,但是每次柱间好像都差一步,总是错过。(扉间是感知系,有用飞雷神做过弊,懒得看见那张脸,谈恋爱不如搞科研,不要老给自己添堵)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柱间跑到扉间的实验室发现里面有被匆匆丢弃的绷带,上面的血迹还很新鲜。当时整个人都炸了。弟弟受伤这件事并不少见,忍者都免不了。能伤到扉间的人不多,但是万一伤到就是比较严重的伤。这段时间扉间接了好几个S级任务,这样的伤说不定还不止一处。以前他都能发现并且好好治疗,但是最近扉间已经不跟他说了。他有一种弟弟要跟自己完全斩断联系的危机感。那是他喜欢的人,他的血亲,他相依为命的人。万一失去真是伤筋动骨的痛。

他就叫族人找扉间回到家里。扉间刚开始不明状况,看到那个绷带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他感觉无所谓,只是普通的受伤而已,而且已经找人疗好伤了,准备宽慰柱间几句就走。结果他听见柱间问,“扉间你是真的打算跟我切断所有联系了吗?”扉间顿了一下说没有,然后转身就准备走。被柱间抓着肩膀转过身,又摁在墙上,凶狠地看着他把最近的一切难过与委屈都说了出来。扉间就淡淡的看着他,想,兄长真是,因为我一直以来的放纵,什么事情都可以做过就忘记,理所应当地认为道过歉就应该被原谅,可是,抱歉,我已经不想再亏待自己了。

柱间正说完了委屈等弟弟像往常一样安慰他给他解释,却听见扉间说:“涡之国最近发文书过来了,说是想要联姻,大哥你看看行不行。”柱间就愣愣地看着他说:“什么,为什么,扉间你”。原来的创设扉说的是:“他们无非是要姻亲关系巩固地位,只是政治联姻,大哥你还可以借此稳定一下人心,这种事情在以前各大国都很常见,涡之国的这种传统也由来已久”。但这一次扉间说的是:“我们都已经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大哥也该去找自己喜欢的人共度一生,不是涡之国的公主也可以,无论大哥选择谁,我都会支持你,说起来我们也应该分家了,总这样下去也不合礼法。”柱间使劲的握着扉间的肩膀说,只有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了,我不要他们只要你。扉间叹了口气,“最重要的人不等于最喜欢的人,兄长你只是习惯了我在身边,混淆了亲情与爱情”。然后转过身走了。

 

TBC


评论(29)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