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柱扉】有关柱扉的脑洞2

纯粹扉间聚聚实力高冷,潇洒走一回中

  柱间怔怔的看着弟弟的身影,直到扉间放下文件说:“那么我先告退了了”都没有回过神来。

  自从那番话过后,扉间不再躲着他了,然而这并不是令人开心的事情,因为扉间开始正大光明的疏远他,举止有礼,进退有距,教科书式的兄友弟恭。柱间焦急又不知所措,只能蹲在墙角继续消沉。虽然总是被扉间评价为笨蛋,但柱间并不是真的智力低下。身为千手一族的族长,战乱的终结者,木叶的创立者,他大智若愚。他可以用自己的真诚对待其他人,坦然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取得他人的理解,让大家对他心悦诚服充满信任,但对这个弟弟却完全没辙。以前每次做决定,都是兄弟两个共同讨论,他提出想法,扉间思考可行性与行动步骤,最终拍板决定。他若对决定有异议,扉间会参考他的想法进行修改。但是如果是扉间认定的事情,就会一直坚持到底,就算用查克拉做威胁也没有用。扉间总有办法说服他。

  当扉间提出由他决定宇智波一族的事情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什么新的尝试,觉得弟弟要改观对宇智波一族的看法了,很开心。然而自己接手后才发现他们一族的思想远比自己想的复杂。只要战败者这个事实存在一天,他们就永远不会心悦诚服。

  柱间现在因为宇智波和扉间的事情两面受难,整日愁眉苦脸。人前风光无限的忍者之神习惯了将后背放心的交给弟弟自己在前厮杀。然而现在他的身后空空如也,他坚实的后背被生生抽离,这仿佛背后的一刀简直要把他的整颗心脏都搅得四分五裂支离破碎。

  说出来之后扉间格外轻松,你若无情我便休,就是这样,所谓爱情不过是旺盛分泌的多巴胺,当成调剂品可以,当成必需品就可笑了。之前兄长没有想到的事情,现在自己都分析给他听,让他面对自己的真情实感,并且让他习惯自己只是作为兄弟,他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的生活,相信很快就可以改变这样的状况了。扉间整个人都很愉快。

  因为是秽土转生后的阅历与工作能力,扉间的工作效率攀上新高。平常的文件如流水作业,有关宇智波的就写上自己的意见让柱间件处理。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加强村子防御、提高单兵作战能力和开发新忍术上,偶尔还能跟几个很欣赏又谈得来的家族族长相约小酌一杯。收了徒弟之后,看着朝气蓬勃两眼焕发光彩的小孩子更是一颗心都放在了他们身上,把自己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再加上暗部初建立,许多事情都需要整改完善,扉间每天都充实地忙碌着。

  在此期间,柱间的相亲大会一轮接着一轮,在他没做出决定之前,所有有意愿联姻的国家都有机会,因此相亲没完没了。柱间每次听到这种消息都很烦躁地想去质问扉间,但看到扉间的脸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徒劳而单调地问句为什么,说一句我不想相亲。然后扉间就淡定地丢下一句,“那大哥就早点跟喜欢的人定下来,好绝了这些人的念头吧,不然也不好回绝。你喜欢什么样的人我都支持你,宇智波一族的人也可以,男性也可以,只要是你的选择,我都支持”。留下被炸得蒙圈的柱间潇洒离去。有时柱间行动快过大脑把扉间拽回来,扉间也只是挑挑眉问:“大哥还有事吗”。柱间说:“你不要总是用同一句话打发我”。“那大哥觉得我的话是哪里没有道理吗?我的话是有理有据的,大哥不要冲动,毕竟是婚姻大事,好好考虑”。扉间总是能用三言两语改变柱间的思想,把问题绕到自己想说的事情上,然后终结话题,把人打发走。

  柱间直觉扉间说的哪都不对,但是在言语争论上又从来都说不过弟弟,只能憋了一肚子话无处发泄。喜欢的人渐行渐远,想说的话无法表达,正要反驳却欲说无言。柱间在这样的屡屡失败中日渐苦闷。

  又一次的相亲大会到来了,柱间从心底里抵触,但是想起对方的身份家族的势力以及扉间对此次事件重要性的耳提面命只能硬着头皮上。这次比起相亲更像是同盟国的外交大会,对方的重要使臣簇拥着他们的公主的仪仗随着木叶的众多高层参观整个村子,扉间作为柱间的护卫同行,不时地进行些补充纠正。走着到了一座神庙,那里供奉着姻缘神,门前的树挂着无数签条。风吹过,满树苍翠的叶子哗啦啦的一阵摇,阳光从叶间打下,被分成一块块透亮的光斑,随着风变换轨迹,让人心情大好。有一支签条被风吹了下来,轻飘飘地落到地面,柱间弯下身去捡,慢慢地念出上面的签文

“落花不返枝,破镜不再照”

 

 

 

 

TBC

   

很快就会完结的(大概)

评论(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