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千鸟坠入大海

也许看起来很奇怪,其实也就是拉郎配。卡卡西+千手扉间 无明确攻受向

如果非要对这篇文章下一个定义的话,大概就是,写文的人内心对他们、与他们在乎的人之间关系的负面想法。

天雷预警:两位主角并不相爱,硬要说的话,更近似于虽不必要但是永远不会远离的陪伴。不能接受的请迅速点击右上角,玻璃心的我不想被批评

战后,全员、宇智波泉奈、琳存活设定

 

 

  四战结束,结束了繁重的灾后重建工作,各个大国都进入了漫长而艰难的恢复期,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和平。卡卡西被任命为第六代火影,继续用他那从小就被冠以天才赞誉的大脑为木叶村发光发热。先代的各位火影也有着各自不同的分工,甚至宇智波一族都能加入村子的中枢机构对村子的大事享有话语权。

  琳,那个他生命中十分重要的好友、伙伴、他发誓要保护的女孩子,也重新闪耀着笑容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中。鲜活的生命、灵动的身影、朗朗的笑声,都是她活着的证明,这一认知让他简直快要掉下眼泪。

  还有一个,战后一直身份很尴尬的幕后主导者,宇智波带土。他跟带土的关系一直不上不下,两人都不是当年的冲动少年,一个隐去了自己的棱角成为了眉目温和办事可靠的六代目,一个消磨了自己的张扬藏匿了自己的真心成为了表面阴翳内心愧疚的赎罪者。尽管卡卡西还固执地坚持,带土是他的英雄。

  这两人只有面对对方斗气拌嘴时,才仿佛做回了当初的自己。然而这种幼稚的争吵只能持续几秒,像是强弩之末的火药,一闪而过,之后就是永无止休的尴尬的沉默。更多的时候,带土会提起琳,他回忆着,他为了她多么的隐忍,吃了多少苦头,战斗时是琳让他能坚守自我不被十尾的意志吞噬。他自始至终心心念念的都是琳!琳,琳…提起琳时,他的表情总是温柔又哀伤,语气急促的像是在追逐不肯停歇的风,又轻软的像是捧着转眼即散的云,那是他对幸福与未来所有美好的幻想。然而越向往越害怕,越渴望越不敢靠近,越爱恋越苦痛。宇智波带土说,我已经恶行累累,怎么能让单纯善良的琳坠下云端。

  卡卡西安静的听着,不置一词,他觉得他无法置喙,这是带土的世界,世界的中心不是他,他没有立场。就算他爱慕着眼前人。更何况,他只是那个没有能力守住自己重要的一切的,废物。

 

 

 

  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依旧负责木叶的核心事物,运筹帷幄没有人比他做的更好,虽然他更喜欢的是研究忍术。重生一次的他脾性如昔,但是他也坚称,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事情应该交给年轻人去解决。但他仍是出了争执时第一个寻求帮助的存在。

  扉间在世时,对自己的大哥很是尊敬,无论是忍术,还是政治导向力,抑或是感染力。他习惯做,有复杂的事情就循序渐进,逐步解决。而他的大哥则在运用语言上非常有天赋,调动人心的力量出类拔萃。他一直以他为傲。

  这一次,宇智波泉奈也活过来了,宇智波斑欣喜异常,柱间作为他唯一的挚友也十分替他高兴。然而宇智波与千手向来不和,扉间说的话总会被宇智波泉奈嘲讽,宇智波斑自然与弟弟同仇敌忾,千手柱间打着哈哈劝架做老好人看着他们拌嘴。然而扉间的口才之犀利并非宇智波兄弟能及,每次当他胜利后开始批评那兄弟二人的错误时,柱间就会喝止他,用严厉的眼神瞪视他。火影室每星期总要被整体撼动几次。

    

 

  久而久之谁都累了。那年木叶的冬天异常的冷,卡卡西和扉间在木叶的街道上不期而遇,本来只是点头之交。但这次,双方都从那双疲惫的眼睛里看到了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的像是恶俗三流小说的套路。旗木大宅空荡凄凉鲜有人问津,北风把他们吹进了那个没有人气格外冷淡的小屋。摩擦带起热度,呼出的热气在空中升起一团团白雾。他们像两只露出小腹互相取暖的刺猬,身上的防御都是重要之人亲手扎上的针。谁进入谁,谁掌控谁,这些琐事都变得无关紧要,放弃一切理性思考的感觉非常好。原本有极强掌控欲的二人此刻抛却了这种固执,放心的将一切交付给对方,仿佛灵魂出窍,神游天外,俯视着世界和心灵已经行将就木的自己。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肢体胶着,唇泽相就,凌乱的心跳都清晰可辨,这一刻双方因为相同的心情二无比亲近。两个本就白的像是缺乏色素快要消失在这雪夜中的人,此刻却因为激烈的动作而存在感空前鲜明。汗水浸湿了对方身体的时候仿佛有不同意味的滚烫液体也砸下来,但是谁都不去理会。

  从未像今晚一样意识到自己的孤独,又因为相同的孤独庆幸自己并非孑然一身。连日里的积郁终于消散,如释重负的笑容得以拨云见月。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终于不是孤身一人。

  仿佛某种约定,两人心照不宣的开始了在一起的生活。无需时时强行绑定,但就是相信只要没有摊开说明,那个人就不会离开自己,两人都是彼此的最后一条退路。新房的地址在离火影楼很近的地方,感谢两人精密的头脑和飞雷神的高效,新房的布置顷刻完成。然后在天长日久的相处中,慢慢晕染出属于自己的生活味道。两个人虽然看起来天壤地别,但其实都是非常克制自己的人,自身并没有巅峰的实力但却能最大限度的运用现有的一切条件掌控全局,获取最大效益。

   两人相处平淡如水,无关爱情,但却都最低限度的满足了他们的需求。这并不是诞生之时就渴求的幸福,但他们两个都非常知足。失去的太多能够得到一星半点都要当做奢侈的恩赐好好珍惜。

  

 

 

  某一天,带土有事来找卡卡西,柱间来找扉间,宇智波斑也跟着来了,宇智波泉奈粘着他哥哥来了。带土前脚敲开门进来,被穿着松垮浴衣睡的迷糊的卡卡西安置在沙发上喝茶,一脸懵逼的看着二代目以同样的状态从房中走出。后脚柱间一行人就浩浩荡荡杀进来,被安置在沙发上同样一脸懵逼的看着卡卡西。因为两人都低调,所以同居的事情也没有被扒出来过。扉间出来喝了口水,就打算回屋,期间卡卡西因为神志不清醒烫到了手,扉间走到他面前默默握住他的手放了小型水遁冰了冰然后悠然回房。被忽视的宇智波泉奈第一个生气的上前去拽扉间的袖子,被他轻巧躲过后又换了手加大力度去扯他的衣襟,脆弱的布料在他手中发出破碎的响声,随之全场静默。或青或红,或轻或重的痕迹交错在他的背上,微微泛出紫色的指印在他苍白失血的肤色上格外惹眼。宇智波泉奈瞠目结舌说不出一个字,千手柱间一下子站了起来。千手扉间只是轻描淡写的拉上了衣服,慢慢走回房,留给众人一个背影。卡卡西觉得有些麻烦,让带土如果不是重要事改天再来后也决定跟着回房。柱间冲过来按住扉间的肩膀,额角的青筋展示着他忍耐的极限,扉间懒懒的抬着眼皮说: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兄长。抓着卡卡西飞雷神去了旗木宅,留下那群人相顾无言。




END

没有后续,可爱的姑娘们不用再问了

评论(52)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