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柱扉】溺渊

算是七夕的贺文,我非常讨厌许多中国古典神话中的直男癌桥段,所以咱们来吃玻璃渣吧。不过前面还是满满的糖(善意的微笑)

 

 

 

今天是七夕,是女孩子们的节日,也是情侣的节日。街道上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粉面桃腮的豆蔻少女像欢快的雀鸟,聚集在一起笑闹着,轻盈灵巧的跃动着。心有所属的年轻忍者鼓起了十二分的勇气向他的梦中情人诉说心意,成婚多年的夫妻体味着细水长流的闲适,颐养天年的老人家看着年轻人的娱乐追忆青春。一切都恬静美好,空气都像是浸在了蜜糖里。

就算是七夕,火影的工作也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好不容易忙完了所有任务,也到了窗外晚霞暗淡的时候。柱间伸了个懒腰,看见四合暮色中的点点灯火和热闹的街景,才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虽然两人都是单身汉,但并不妨碍一起去玩乐凑热闹。柱间拉着工作狂魔弟弟去了街上,扉间没有反对,跟着他走了。

不知是不是七夕的原因,今天晚上的扉间好说话的过分,甚至到了予取予求的地步,这让柱间受宠若惊。两个年纪加起来快要四十岁的人学着小孩子进行了一通幼稚的玩闹,总算是弥补了小时候没有享受这些娱乐的遗憾。心满意足的捧着一堆战利品边吃边走,柱间大口塞着章鱼丸子和炒面的时候,扉间则是感兴趣的看着捞来的金鱼和小水球,潋滟的水光在他的眼中流淌。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天边大朵大朵绽开的烟火宣告着这一天的完美收官。今夜的月亮很淡,星光闪闪烁烁,一时间与烟花融为一体,辉煌灿烂,美不胜收。在四周欢快的喧闹声中,柱间偏过头,微微俯视着弟弟沉静的侧脸、泛着光的银发、上挑秀致的眼角、专注的红瞳、不再紧绷着的发出柔和笑意的嘴角。扉间在陪着我呢,这种认知让他的心被一种温柔的感觉盈满,他轻轻握住了扉间的手。

直到烟火燃尽,人潮散去,扉间才回过头,反握住他的手,把交握的双手举到眼前,歪着头挑着眉用眼神询问柱间。柱间的脸微微泛红,难为情的用另一只手将弟弟搂进怀里,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蹭了蹭。扉间轻轻的笑了一声,难得的没有捉弄他配合的把手搭在了他的腰上。这样过了一会,柱间慢慢把自己从弟弟的怀抱中剥离,把手放在扉间的脑后,一边慢慢的凑近,一边忐忑不安的看着扉间。扉间不说话,只是带着宽容的笑意点头,红琉璃般的眼瞳中盛满了和他一样的情绪。柱间激动的手都有点发抖,他像是神明创世一样郑重而缓慢的凑上前去,兴奋又克制,面前马上就是他的一片新天地,独属于他的世界。他看着弟弟的脸越来越近,近到他都能感觉到扉间的吐息喷洒在他的颈间,带起一串抓心挠肺的痒,就在他马上要触碰到的时候,他醒了。耳朵还能听到庭院里惊鹿的尾声,天光大亮,今天是七夕。

柱间咬着牙把胳膊抵在眼睛上,他终于意识到,他喜欢扉间,以及扉间是真的,永远离开他了。

 

 

 

 

结盟的条件,是柱间杀死扉间。就在柱间犹豫不决的时候,扉间已经替他做出了决定。谁都没有看清楚他出手的动作,一把窄刃短刀就已经贯穿了他的太阳穴,没有丝毫挽回的余地。割断颈动脉,破入胸腹,扎穿心脏,甚至碎掉主要的骨头,这对柱间来说都不是不可能治愈的伤。如果救治及时,竭尽全力,保住伤者的命还是可以做到。扉间不愧是最了解他的人,清楚他的医疗极限在哪里,从而选择了这种无可挽救的方式。

千手族人哀鸿遍野的时候,柱间没有反应,甚至在举行葬礼看着尸体一点一点火化的时候,他都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看着族人悲痛的表情,他想,那个叫扉间的年轻人真是有所作为,让这么多人为他难过,他的父母兄弟一定更伤心,还好马上就要结盟迎来和平了,我就可以保护小孩子,让他们的兄弟不再忍受这种生死别离。失去兄弟,真是太痛苦了。

柱间甚至没有再去过扉间的墓地,看见他冷淡的反应,没有人想在他的面前提起扉间,仿佛他们从来就没有关系。死去的是扉间,自己的弟弟是永远不会离去的,这种思想在柱间的脑海中根深蒂固。所以在很久都没有看见扉间的时候,柱间也只是在不停的消沉中自我反省,果然是自己在结盟的时候表现的姿态太低太不得体了,扉间才会这么生气,冷战的时间比以往的所有时间加起来都长。以后一定要好好工作,听他的话,没有弟弟的日子太难熬了。

自从扉间死后,柱间就一直陷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今天的梦像一道惊雷彻底劈醒了他,告知他这个残忍的事实。他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这个假象,然而他比谁都清楚,那个眉目冷峻、轮廓秀丽、笑容清浅的少年早就死在了过往的时光里,浮尘掩埋了他的灵柩,他是利落挥下屠刀的狠决刽子手。

你一直知道他的担心、他的忧虑、他的长远谋划,但是你放不下你的天真、你的侥幸、你的好友。因为他一直以来都对你百般纵容,为你一次次让步。他一直站在你身后支持你,陪伴你,让你生出能够就这样天长日久走下去的错觉。在结盟前夕你们爆发了最大的一次争吵,那是他对你发的最大的一次火。你们谁都寸步不让,最后以你可怕的查克拉作为结局,他转身离去,终以不顾。他的情绪像是全在那一晚上的爆发中燃尽,从那以后他就在他的兄长面前藏起自己所有的情绪,一直都冷静而睿智,不再有波动。

对待敌对家族时他经常让他的弟弟失望,有时也会让他的父亲叹气。但他在这种事情上从来就不是轻易妥协的人,于是妥协的人就变成了扉间。那一战结束后,他经常梦到小时候,但梦中的扉间往往只有淡淡的剪影,看着他们三个笑闹。今天他终于撕破自欺欺人的骗局去看了扉间的墓地。失魂落魄回来倒在床上的时候,梦到了扉间。

这一次,只有他们两个,是父亲死后两人最亲近的那段时光。柱间紧紧把弟弟嵌进怀里,不敢松手。他看着扉间,有千言万语想问。扉间只是微笑,“你是兄长,你的力量是保护族人的最强力的盾,我会一直支持你。你看,现在你一切都称心如意,你的好兄弟在身边,你的村子慢慢建成,你的理想快要完全实现,多好。我一直是个好弟弟不是吗”。柱间惶然的摇头,“可是我不能没有扉间。”“但是你不可能为了我放弃你的梦想和好兄弟。不过你所谓的好兄弟终究跟我们不是一样的人,你以后就会明白了,我期待着,你们破裂的那一天。也期待着,你立下伟业的时刻,我深爱的兄长”

看着扉间转身要走,柱间急忙追上去想抓住他“不要走,扉间你不要走,只要你能回来要我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人死不能复生,我可是连尸骨都不存在了,怎么可能活过来呢。”柱间绝望的哭泣,扉间我错了,求你回来。扉间突然停下脚步回头,一瞬不瞬的直视着他的眼睛,无限怅惘的说:如果我们不是兄弟就好了,那样我就能…柱间看着弟弟想,就能怎样,就能坦然说出自己的想法与我在一起了吗,不,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只在乎你的感受,只要你说出同意,我就可以披荆斩棘,一往无前。“我就能以扉间的身份单纯的恨你了”。一锤定音,柱间突然什么都听不到了,只剩这句话在脑中盘桓,我恨你。

 

 

 

很多年后,一位老者带着他的小孙子来祭拜亡者。慰灵碑的第一位刻着的名字叫千手扉间。小孩子奇怪的问,这个人跟前任族长大人名字好像,也是我们千手的人吗? 

是的,他是以自己的性命换来了和平的扉间大人,胆识过人,非常可靠。是前任族长的弟弟。

那爷爷你为什么要把他的墓地迁到这里,不和他哥哥葬在一起呢?

为了让他们分离。

他们不是兄弟吗,为什么要分离?

因为他哥哥的好友-就是那个前段时间用九尾袭击村子的人,提出想要和平就要杀掉扉间大人,扉间大人不愿他哥哥为难,和平落空,于是就自杀了。他的哥哥比起他,更看重自己的好友。

那他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吧,就算是死后葬入黄土,也不要。

 

 


评论(27)

热度(98)

  1. 艾丽丝郁苍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郁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