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几个脑洞

几个片段,存个档,不然就忘了


缄默 柱扉

当反驳无用,辩解无门,语言的利用效率被降到最低时,与其大声告解,不如三缄其口、保持沉默

他大哥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就算是他们是兄弟这个无可辩驳的事实,认同也只是流于表面的形式。

柱间喜欢反复的对他说着喜欢。

然而,越强调、越虚假、越荒谬。



秘密 柱扉

板间死后,兄弟四人的房间里只剩了他们两个,拥挤的房间瞬间空荡宽阔,四面生风。他还记得那天晚上,他大哥擦着眼泪从门外走进来,目光狠戾,像被抛下的孤狼。他对着他张开了怀抱,“扉间,过来”他从床上慢慢向他挪过去,刚准备下床,就被等在床边的柱间狠狠拽过来,一把抱在怀里。他的脸贴在柱间的脸上,触到了泪;肩膀撞在柱间的战甲上,沾染了血迹;脚踩在地面上,浸透了彻骨的寒气。他想,柱间应该是又目睹了死亡,他伸出手想抱住哥哥却听见柱间颤着声音说“板间走了”。他的眼泪突然就落下来,他没有弟弟了。他本不是懦弱的人,也从来不喜欢在人前露出这种脆弱的姿态,只是现实太残酷,兄长的哀伤太深重。柱间看着他,用手掌、手指、还有脸蹭着他,抚摸着他的脸,一遍一遍。朦胧泪光中他看不清柱间的表情,只能感觉到他的兄长又死死把他扣在怀里,叫着他的名字,一开始虚无缥缈,后来发了狠,像是要把那两个字嚼碎在齿间“扉间、扉间”

柱间想,扉间我一定要保护好。柱间五岁时,有了第一个弟弟,这个孩子让他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凝结了他太多的期望,后来两个弟弟来得太快反而让热切的期望慢慢沉淀成长兄的沉稳从容。因为是第一个弟弟,所以柱间对他的一切都是纵容的,跟他完全不一样的相貌也喜欢,冷淡的性子也欣赏。这份感情浓烈到直到很久以后都能让柱间回味起当初恨不得广而告之大肆炫耀的畅然。

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柱间觉得自己的思想出了偏差。这个人是我的所有物,他知道这种想法不对,但他放任自己的想法无限潜滋暗长。这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的,我能放弃性命去换回他的命,他的致命伤都是我的医疗忍术救回来的,只要不触及原则问题我可以对他听之任之由他数落,他那么冷静沉稳古井不波的人所有大的情绪波动都是为了我,他就应该是我的 

柱间建立村子,任由弟弟在其上大刀阔斧建立自己的蓝图,又施加责任,将他绑定或者说监禁在他认为非常安稳的土地上。


沙漠绿洲  鸣爱

我爱罗看着那个身影,他来了。

他的太阳,跋涉过漫长的山水,穿越狂暴的沙漠,不远万里,执着坚定,寻他而来。

是你啊,他笑了。

我来了,他的太阳看着他,抱着扶着他,他看着那人的眼睛,湛蓝的天空混着流动的水色沉淀成让他放松的汪洋大海。

就像他们都知道的那样,为了现在的和平竭尽全力,友好合作;到走投无路只能拔剑相对的时刻也能为了各自的村子披上战甲。是这样的,我们彼此了解,只顾前进,不诉离殇。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