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关于千手扉间的一生 上

关于千手扉间的一生

类似于扉间的个人传记,偏正剧向,估计挺没意思

给我喜欢的人的新年贺文,虽然依旧文笔渣渣,剧情无聊

 

 

千手扉间其人,无论用外冷内热还是外热内冷来概括,都显得敷衍和浅薄。

说他冷心冷情,涉及他心中的正义时,又分明能看到他眼中灼灼的火;说他古道热肠,谈到无关纠纷时,他明哲保身的态度让人望而却步。

生于战争年代,比撒娇玩闹更早学会的是战斗;对周围环境时刻保持警惕是后天融入的本能;鲜血的味道是危险的提示也是复仇的动力。

身为族长的儿子,自然是被寄予厚望,在不自知的时候就被迫决定了命运压上了重担。众所周知,柱间的能力更强,拥有领导人的气度和远见,但也没有人能够否认,扉间更像一个战士,能让人安心托付生死。天生的战士,族里的长老这样评价他,有着壮士断腕的果断决绝,将有限的同情心放在自己族人身上敌我分明,在战场上时刻明白自己的定位。兄弟两和可以打出最好的配合,分则都能独当一面,所向披靡。

佛间还在世的时候就常常望着兄弟俩的背影,柱间太过心软,扉间能够明确分析利弊但有时目光不够长远武力上讲也不能完全压制地方,族长之位的传承一直是他的心病。他跟宇智波田岛也斗了一辈子,人老了,虽然在外貌上还不显山漏水,但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逐渐衰败,离开世界只是时间问题。

前方战事吃紧,宇智波和千手为了一寸土地已经刀光剑影数次,双方的怒火也水涨船高,每个人下手刀刀致命,不留余地。佛间在一次战斗中受了伤,不得不卧病在床的时候他便明白族长位置的人选必须早作决断。

扉间被叫到了病榻前,佛间审视着这个从小就安静聪慧不让他费心的孩子。就算是被认为身娇体弱的白子,扉间也长这么大了,身形修长,筋骨有力,战场上声震四方。思及此,佛间突然涌上一丝为人父亲的惆怅,小孩子总是长得很快的,在我来不及回头看的时候,在我只来得及教会他们生存和战斗的时候。长久等不到父亲的反应的扉间默默抬起头看着他的父亲,他面色戚戚,照进屋子里的光反而显出他的颓丧,常年的战斗消磨了他的健康,粗糙的皮肤,扭曲变形的骨节,手掌的茧,以及因为此刻情绪更显得浑浊黯淡的双眼。

“父亲”,他开了口,佛间含糊的应了一声作为回应,“父亲专心养伤,族里和战斗的事情交给我和大哥,田岛在这次战斗中也没有捞到好处,同样负了伤,双方都损失主将,短期内大规模战争可能不会爆发,但不排除趁乱偷袭的可能,我和大哥已经商量过了,而且加强了巡逻防卫,父亲安心休息就好。”

佛间听完他的一番话后,抬起头,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以他一贯的严肃语气说道,“你和你大哥,那我还有另一件事想听听你的看法。”扉间微微颔首“父亲请讲。”话到嘴边反而盘桓无法顺畅出口,佛间怎么想怎么烦躁,最后咳了几声。扉间此时突然缓缓松手让佛间靠回床头,将水杯递到他的手里,然后郑重的走到塌前行了大礼,“父亲一切不用担心,大哥虽然有时心软但是在大问题上从不含混糊涂,父亲养病期间他会担起身为族长儿子应有的责任统帅全局,而我会尽全力的帮助他,保我千手一族。大哥,永远是我心中我千手一族的下一任领袖,我会竭尽所能的辅佐他,有违此言,不得好死。”就算发着这种毒誓,扉间也面色平平,佛间攥着手中的水杯,半晌,微微松了手劲,长舒一口气,“起来吧扉间,我早该知道你的”他伸长手臂拍了拍扉间的肩膀“去吧,去吧,你大哥他,需要你”。扉间应了一声出门去了

佛间靠在床上,边转着手中的水杯边回顾往昔,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还年轻时脾气暴躁,娶了妻子略有改善,柱间出生的时候自己也是个新手父亲,什么都不懂,还因为家中多了一个人而有了更重的责任。后来扉间来了,白发红眼还一度让他担心过这孩子会不会像妻子一样身体有些弱,但后来好在上天保佑这孩子平安无事。瓦间板间出生的时候他已经能以平和的心态对待了,四个孩子性格都不一样,他在惊讶之余也不免觉得有趣,只是可惜,后来就只剩下了柱间和扉间,柱间很多见解跟他不一样,父子俩的关系一向不是很和,扉间虽然听话懂事,但也仅限于提出策略服从指示从情感上还是偏向他大哥,佛间突然觉得孤独。也许是病中的人更脆弱,他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树干觉得悲从中来,我可能也撑不过这个冬天了。

扉间巡视一圈边境又查看了武器粮草清点了族内人员,一一对上数目后才回到自己的家。水属性的术法影响了他的体质,就算每日再勤于锻炼也无法改变怕冷的事实。物资短缺,也无暇顾及太多,他的光裸的手在寒冷北风中冻出淤血,骨节泛出青紫的颜色。柱间在他一进屋就发现了,把他拉到火盆前边搓着他的手边问,这样好点没有,他不去询问扉间为什么不带手套,时间和物资的短缺他同样知道。扉间没有拒绝兄长的好意,事无巨细的汇报了自己的巡查结果,柱间听着不时问几个具体的数字。暖了半天,冻僵的手才觉出痛,才有了触感,扉间抽回自己的手走到地图前问“下次开战大哥有什么打算,冬天到了,最珍贵的是粮草,我们可以烧他们的粮草打个措手不及,也要保护好自己的粮草,甚至可以用这个诱敌,用假粮草作为诱饵。”柱间摇摇头,“打他们措手不及是好的但是如何实施是大问题,如今双方族长缺失首先是稳定人心,而且斗了这么多年,我们能想到的他们未必想不到。而且不能烧粮草,这样会死很多人,太可怜还会使仇恨和矛盾会进一步激化”。扉间点点头,想想佛间今天找他的事情,又看了看情感丰富的大哥决定还是暂时不告诉他了。不然估计又会被激动的大哥抓着叫喊扉间怎么这么好这么喜欢大哥了。

佛间强撑着到了冬天末尾却还是没能等来春天就溘然长逝,柱间是下一任族长,但千手家秘不发丧,直到得到田岛去世的消息才松了口风。族长的继承仪式被定在春末,整个族地都被裹上了初夏浓厚的绿意,清晨的阳光掠过树梢时,林间的风吹起生命的气息,朝阳照在柱间自信而笃定的脸上,带给了千手家族新的希望,他们鼓掌欢呼,为心中美好的明天。

完美的结束了白天的仪式,晚上柱间悄悄带着扉间找到一处地方喝酒,繁星闪烁,晚风下起盛大的樱吹雪,扉间偶尔抿一口酒沾一下唇,柱间就无所顾忌多了,反正有扉间在呢。柱间迷迷糊糊说了好多醉话,从当年说到现在,从父亲说到早逝的母亲弟弟,哭了笑笑了哭,最后一头醉倒在扉间的肩头,嘴里还反复嘟囔着“我一定会保护好扉间的,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的”。扉间扛起他慢慢走回家,把他好不容易放松绷紧的神经的兄长放到床上,看着千手族长毫无形象的样子摇头笑了

柱间说到做到,扉间也不负众望,最终千手取得了两族的战争胜利,关于和平的谈判约定在几日后举行,新的纪元即将开始。

他们年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第一步,扉间望着夕阳,将手背盖在脸上,闭上眼睛缓缓吐了一口浊气,浑身放松下来。我的目标不会变,保护所有我的战友,以后就是我的村民。他把手放下来,甩了甩刀上的血,把刀缓缓收回刀鞘,大步流星的走了,再不回头。

有错字请提醒我,好困先去睡了


评论(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