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关于千手扉间的一生 中上

中上

依旧是干巴巴的人物传记,从春节贺文拖成清明文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无奈人懒

因为太长了所以打算分成三部分发

中上:战争结束到建村

中中:木叶的发展到斑离村

中下:五影会谈到柱间逝世

下就全是扉间的主场了,师徒一起大放异彩吧

 

 

火曜日 天气晴微有风 宇智波与千手结盟 木叶村建立

 

结盟的日子敲定,双方忙碌了起来,为了给之前的战争损失善后,为了即将迎来的和平。

柱间作为功臣被许多人高声赞颂着,也因为战场上对敌方首领手下留情而被诟病。但他不在乎,这位木属性的忍者总是像万木繁盛的春一样散发着勃勃生机,谈判成功回到族地之后他的笑容就没有从脸上消失过,毕竟在变故陡生的战场上紧绷的神经不会让人放松的笑起来,作为战胜者一直笑着什么的看起来又太过讽刺,让心高气傲的宇智波更加不甘。

庆功宴上所有人围着篝火坐成一圈,为了防止突发状况盔甲和忍具都毫不离身,这是扉间的考量也是柱间的意思,相信对方是合作应有的态度但作为忍者不能对意外的危险掉以轻心。虽然对柱间的做法存疑,但信任还是占了上风,所以整场庆功宴充斥着欢声笑语,柱间大碗的喝着酒,跟邻近的族人碰完后又伸长了胳膊跟较远的族人相视大笑。扉间坐在他的身旁很放松的依着身后的树懒洋洋的眯着眼喝酒,有人过来与他碰杯他也照单全收豪迈的一饮而尽,看着闹腾的族人在唇角浮出微笑来,然后被开心的柱间回过身一胳膊揽进怀里,“扉间也很开心吧,我们的愿望终于实现第一步了哈哈哈,你不要老是压抑着自己多笑笑啊,来,喝!”说着给扉间倒了满满一碗,自己又是一碗下肚,还用手拿着酒碗给扉间也全灌了进去。喝完酒柱间用袖子一抹嘴角正是春风得意的好时候,冷不防听见扉间的声音响起“大哥是想顺便借着今天的热闹过过酒瘾吧”,柱间的背影一瞬间僵硬了“哪有哪有,扉间你就是平常考虑的太多了才会有这种错觉,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快喝,大哥再给你倒一杯”。扉间撑着头看他大哥心虚的给他倒酒,头都不敢抬,末了还扯出一个笑,心情突然好起来,拍拍柱间的肩膀,微笑着说“放心,我可不是什么暴君,今晚就随你开心吧,喝到明天会宿醉头痛的程度都没关系”,柱间半信半疑的看他,怕他后悔一样立刻投入了酒局,扉间看着他的背影但笑不语。

宴会结束的时候,柱间果不其然的喝醉了,如果不是众人拦着,他会在一群醉汉的怂恿下用木遁表演丹波舞,扉间黑着脸扛起他,他挥着手口齿不清的大笑着:“谢谢大家的厚爱,等等我们接着再来!”被扉间一指头敲在头上才安分下来。扉间架着她跌跌撞撞的往回走,一个东摇西摆的成年醉汉实在是太不好对付了,扉间把他放在床上转身去找毛巾给他擦脸擦手,听到本以为熟睡的柱间轻声问他:“扉间你,对今天战场上我的决定和我对你的态度生气吗?”扉间拧干毛巾盖在他脸上“说什么傻话”。柱间神色很温柔的看着他,乖乖的伸出手让他擦“理由呢?”“要是连这一点都不能理解,我也就白跟你做兄弟这么多年了。因为信任和强大的能力才被选为领袖,但如果这能力不能用来保护敬重依赖自己的人就毫无用处。如果要牺牲你肯定先牺牲自己、然后是我,换做我也是一样。不过今天这种情况我倒宁愿是我来做出选择让我去死,但你都对宇智波做出承诺了我再半路毁约反而让人对千手的诚意有所怀疑。以后遇上这种事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毕竟你更加重要”然后他顿了顿,摇头笑道“算了,这种话说了你也不会听,另一只手”。柱间顺从的伸出另一只手“我是大哥保护你是应该的,但因为责任我不能把保护你放在第一位,甚至还会以族长的身份命令你做出取舍,不过即使这样我也可以用我来保全你。虽然听起来很自私,但起初确实是要保护弟弟这个念头支撑我走到今天,也正是因为保住了弟弟给了我保护所有族人的信心。之前的很多事情我不说,因为你懂,但很多事情不说出来就会造成误会,我相信你所以更想让你听听我的私心,毕竟这是只能跟你说的事情”。扉间握住他的手“我都知道,我也会理解,你认为十分正确的事情就放手去做吧,族长,我会一直是你最坚定的拥护者”。柱间咧嘴一笑“我们已经争取到第一个盟友啦,因为对方同样想要保护家人的愿望,再继续努力一定能更早的实现和平!”

结盟的日子终于到来了,扉间起了个大早,整理好头发披上族服,羽织的衣襟袖角都绣着千手的家纹,代表立场又不过分张扬。准备齐整后去叫他前一天晚上因为兴奋过头睡不着而起不来的大哥。柱间迷迷糊糊的靠着扉间,扉间突然闪身,柱间一下清醒了,心有余悸的回过头就看见扉间挑眉的揶揄表情,只能自己默默的去洗漱。都收拾停当后,两人一起走向约好的地点,路上扉间不放心的问:“我说的大哥都记住了吗,大的问题不能错,重要的规矩不能乱,千手家的颜面不能丢”。柱间点头应着“知道啦知道啦”。

双方的发言人宣读合约的内容,族长在对方的合约上签字,保管好对方签好字的文书后,族长握手,仪式结束。

扉间端正的站在一旁,微微带着笑意看着他的哥哥,眼角注意到斑转头的动作,下意识的转头去看他,恰好与斑的眼神对上,考虑到对方是宇智波族长自己是二把手,扉间向他微微低头致意,斑受了这一下。于是宇智波火核在柱间看过去的时候还了这一礼。斑面无表情的转过来看了他一眼后又淡然无波眼神复杂的转过去了,扉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没有太大反应。

结盟仪式暨建村仪式终于结束了,很多人都很开心,小孩子们表现的尤为明显,宇智波家的还稍微矜持一点,千手家的在回去的路上就撒开了欢。他们还不懂这种严肃庄重的仪式代表什么,更不理解这背后的代价,但这有什么关系,大人们的流血牺牲就是为了他们快乐无忧的童年,这样刚好。他们把柱间团团围住要他请客,柱间好脾气的弯下腰半蹲着任那些活泼的小孩子爬上他的肩、抱住他的背,他就这样肩上扛着、怀里抱着、背上背着那群小孩子慢慢的走,让母亲们也能跟上他的脚步,“好好好,都答应你们,凉粉、团子、拉面和糖果都可以”。“哦!”小孩子都欢呼起来。族长大人喜欢小孩子又没有架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自家孩子没有提出过分要求的时候母亲们也都笑着看着,有时有母亲去教育自己的孩子柱间也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

警卫部的人觉得这样似乎有点不妥就去请示扉间,扉间看着那群乐呵呵的人,带着微微的笑意摇头“不用了,尽快适应吧,以后这样的日子还长着呢”。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