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黑狗周】明光灼火

第五章设定下的黑狗与周,相识到永别的故事吧。从五章开了的晚上就开始想,到现在终于写出来了,将近6k字,尝试着开了车,感觉车的篇幅就占据了三分之一

 

 

  阿周那被召唤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男人,全身散发着不祥的气息,阴郁又压抑着狂躁,一旁的那位女性反而十分开心,不过这份开心也不是对着他的。“库酱这是阿周那哦,有了他就能对抗迦尔纳啦,主要从者刚好三对三”。“迦尔纳也在这里,这究竟是?”青年震惊而疑惑的抬头,乌黑的眼睛里闪着期待与不可置信的光。女性颇为开心的点头“是呀,宿敌就在对面很令人振奋吧,这个世界的规则我会详细告诉你的,就先从你需要做什么说起吧,首先,要听命于我们…”,那个男人开始只是不发一言的听着,后来慢慢显出不耐烦的神色“好了,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喂,小子,你只要记住,我是王,你被我召唤出来要为了我能真正的登上王位战斗,懂了吗!记住王的名字,库.丘林!”。

  阿周那刚来的时候每日十分清闲,于是他也就在院子里练习射箭,坐地冥想,但他也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长久,能够召唤从者,能够被召唤,这都依赖于强烈的愿望和信念,梅芙的愿望是让库.丘林成为与她并肩的王,库丘林倒是对生前的事没有什么执念,只是因为梅芙的气魄而要呈现出相对的敬意,而他的愿望就是能够遇见迦尔纳,堂堂正正的单打独斗然后战胜他,洗去他这一生唯一未能赎罪的污点。

  遇见棘手的敌人,库丘林会亲自去解决,阿周那有时也会跟着他,撇去行为方式,单以武士而论,库丘林值得敬佩,出手果断,判断正确,战斗的技巧卓然天成,敌人的鲜血淬炼出枪体愈发鲜艳的红色。他不犹豫、不迷惘、遇事不慌乱,但每一次即使战胜也没有多少喜悦,就像完美的杀人机器。圣杯强大的力量让他的情绪总是容易暴躁,但剥夺了他的快乐,即使他勾着嘴角也不能判断他就是在开心。

  都待在白宫里的时候,库丘林闲来无事也会看看阿周那,百步穿杨的弓箭手,印度史诗里的大英雄。他并不太了解印度的神话,生前已经竭尽所能的他也不明白阿周那对身后事的执着,但他对有着执着明确目标的人又很敬佩,拥有目标,能为之付出一切奋不顾身,这让为了他人目的杀戮的他或多或少有些羡慕。阿周那从来没有与他们过多交流的欲望,只是偶尔会敛着眉目问他们战争的进度,并不与他们眼神交汇,就算如此梅芙也知道他的愿望和他问话的目的,总是笑着跟他说马上就可以见到迦尔纳了,打败他就赢了,换来阿周那礼貌又疏离的转身。三月风四月雨带来五月花,阿周那正坐在树下冥想,空气中氤氲着甜美的草木香气,繁茂的枝叶为他散去阳光的灼热,透过树影的光斑细碎的洒在他的身上。库丘林看着这个来自热带国家的贵族武士,他闭着眼神情温柔而放松,柔软的发尾随风浮动缱绻的勾着他的耳稍,现在的季节很适合他,风与花朵围着他交替的唱起赞美诗与咏叹调,果然是被神宠爱着的人,天授的英雄。

  库丘林慢慢走向他,看着阿周那睁开眼睛,“喂,阿周那,今天你去带领队伍解决西部那群家伙,他们又制造出一群铁家伙来,据说是由你的那位宿敌带领的,把他们干掉”,库丘林说话向来如此直接而目的明确,阿周那闻言握紧了手里的弓,点了一下头,库丘林转过身走了几步又回头,“迦尔纳是一定要消灭掉的,不要拘泥于杀人的方法”。阿周那立即站起来,“库丘林,你这是什么意思,在侮辱我作为一个战士的尊严吗?”,库丘林无谓的说“战士的尊严吗,生前的英雄或许会在意吧,但现在我只是王,结果更为重要。”阿周那皱起了眉,“我拒绝,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不会放弃的,唯有这一点,如果你执意这样做,我会反抗的”。库丘林沉着脸,高大的身影把他笼罩在阴影里,阿周那毫不示弱的回望,目光灼灼,气氛紧绷的像火星一点就会爆炸,最后库丘林哼了一声扭过头,“今天就先随你,机会只有一次,下一次我就不敢保证了”。

   晚上阿周那带着疲惫回来了,白色的衣角沾了泥土,胳膊上也有划破的痕迹,判断失误,敌我差距过于悬殊,他一面要守住战线,另一方面又要抵抗迦尔纳,虽然阵地是守住了,但也赢得并不轻松,他拉开房门准备洗澡后休息,洗完后出来发现了意外来客。狂王,库丘林。

  “来补充魔力吧,你今天的消耗太大了,如果在下一次战斗之前无法恢复我会很困扰”,男人一把拽过他。对于这种事情他倒是没有什么抵抗情绪,反正都是为了最终目标的实现,为了能够洗去自己生命中唯一的污点,堂堂正正的捍卫名誉,这样的手段并非不可接受,而且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想反抗也是天方夜谭。男人的手法粗暴又直接,没有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结果的事实,他摔进柔软的床铺里,迅速的被扯掉外袍和上衣,颈饰和臂环这种琐碎的物品没有再废功夫去管,与皮肤触碰的时候散发出零星的凉意。库.丘林也爬上了床,直起身跪着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那杆长枪被放在手边枪尖离阿周那的脸只有半臂之遥,昏黄的灯光都无法掩盖它散发的寒光。然后他露出一个堪称愉悦的笑,俯下身拍了拍阿周那的脸,“以前试过吗,这种方式补充魔力”,说完也不管阿周那的反应,自顾自的扯下了看起来就如皮肤般贴在身上的裤子。

  http://pan.baidu.com/s/1gfBWimn

  接下来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见到斯卡哈之后阿周那的练习更加拼命。他在宽阔的场地长身而立,魔力在他手中汇聚成箭,箭离弦时带起疾风划破空气铮的一声稳稳正中靶心,更有甚者,第二支箭会从箭尾劈开先前的第一支箭射中靶心。他向来就是不服输的人,他一世又一世苦苦的追寻与宿敌堂堂正正的对决也正是为了给自己的弓术正名,他原本是为追求正法,也因此一次次的失去实现自己愿望的机会,现在身不由己为非法卖命却恰巧给了他巧遇,阿周那,从来就不是他们的同道中人。梅芙也发现了这一点,“库酱,阿周那他并不是会完全服从我们的命令的,往坏处想,也许紧要关头会因为他的正法和愿望背叛我们,要不要用圣杯让他更加听话呢?”,“不用,任用臣子然后提防臣子的背叛和猜疑不正是王干的事情吗”,梅芙略有些不赞同的皱了皱眉,很快又开心起来,“库酱,我跟你说哦,很快就可以打败那群人了,我有秘密武器…”。阿周那又放出一箭,这一次直接轰掉了靶子,库丘林看着他严肃的神情,心里又开始烦躁,暴怒的想要毁掉备受宠爱如光般夺目的莲花,但他并没有莲花,于是随意揉碎了一朵蔷薇。

  最后还是库丘林毁掉了阿周那最期待的东西,他可以忍受骑士团那二位在同一目标道路上奋斗至死却无可奈何的失败,但他不会允许大目标下会造成失败的小小私心发生,没有人是例外,他是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最终能登上王位。鲜血喷溅到脸上的时候阿周那还没有反应过来,迦尔纳的血液温度很高几乎要灼伤他的皮肤,他全心沉浸在了难得的对决中,他与迦尔纳打得不可开交,身形交错快的几乎看不清,两人缠斗许久终于在一次激烈的碰撞后分开同时向后跳去,他盯着迦尔纳的枪尖和手臂,准备预判他稍后的动作,但下一秒就是铺满视野的血色,他看着那把熟悉的红色长枪从迦尔纳的胸口出现又消失,他不可置信的开口“库.丘林…”,又一次机会失去了,仿佛噩梦重演,迦尔纳又一次因为不正当的手段死去,在他向自己提出公平决斗的时候。他已经出离愤怒了,“库丘林你这混蛋!”,但对面的人比他还生气,“我可没允许你单挑!”。是的,他是王,他也有他的目的,自己不过是为了他的愿望而被召唤的从者而已。

  迦尔纳死前拼尽全力释放宝具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悲伤的看着他,接受了保护这世界的请求。最终,还是一败涂地,就算不为正法,他也不能为了自己活一次。

  二十八道魔神柱,这是他这次的从者生涯中最后的敌人了,这种分量级的东西,不抱有牺牲自己的觉悟是无法战胜的吧,在最后的时候他又想起了库丘林,粉碎了他梦想的人,在距胜利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摔下来真是肝肠寸断,但他也并不仇恨,可能就是所谓因果所谓业报让他这样痛苦的轮回失望,只能寄希望于日后的苦修赎罪来摆脱这噩梦了。被赋予了全部力量的兽主法宝被星辰簇拥着闪耀出隐天蔽日的光芒,“要是能起到一点微不足道的补偿就好了”,阿周那看了看欢欣鼓舞的人们,“结果我最后还是为了正法而战,这天下大道啊”。

   阿周那果然叛变了,库丘林把他丢在战场上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觉悟,他的震惊和绝望让他都受到了感染,于是他在面对着杀死了梅芙现在也即将夺去他生命的人时克制不住的想,听说阿周那生前就是兄弟中最感情丰沛容易掉泪的,被这样对待了一个人的时候说不定会哭吧。但那也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他从圣杯可以感知得到,阿周那已经死去了,果然是英雄,最后还是为了拯救他人而死。库丘林抹掉嘴角的血,“来啊,我的信念不可撼动,而这信念让圣杯赐予我无匹的力量,我会成为王。你们是无法打败王的!”。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