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柱扉】有关柱扉的一个脑洞3 十分长的双结局完结篇

祝食用愉快,么么哒。❤

 

 

 

 

“落花不返枝,破镜不再照。”

柱间握紧了手中那个小小的纸条,脸上阴晴不定。签文的意思再清楚不过,经历了这么多,他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天然乐观的无视掉它,各种负面情绪一下子涌上来,堵得他喘不过气,如鲠在喉。

他小心地回过头看了扉间一眼,扉间正在跟大名介绍,他隐蔽的毁掉了那张字条。也许是他的情绪不对劲的太厉害了,来参观的公主都忍不住问了他一句,他勉强笑笑,看着扉间跟大名谈话的背影,眼中晦暗不明。

扉间就站在柱间的身后,那张字条上的字自然是一览无余,并没有太多感慨,而是那种啊,写的是这样的句子的感觉。看着兄长奇怪的表情,他一时猜不透他的想法,这是外交的重要场合,他也不想在这种时刻去和大哥讨论他的心事,索性全心全意付诸任务。

好不容易晚宴结束,一天的接待工作结束了,扉间揉了揉太阳穴,说:“兄长辛苦了,明天我还有个任务就先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柱间看着扉间疲惫的脸,最终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了声晚安就让扉间回去了。扉间看见柱间这个样子也觉得奇怪,但是想想可能是白天的事情之后又觉得如果柱间是因为签条上的文字想到了和宇智波斑的关系,那自己可一点忙都帮不上,也不想趟这摊浑水,只能把话咽下去,回道了晚安回房休息了。

扉间房间内的灯很快就暗了下去,柱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那句签文像个魔咒一样在他的脑海里翻来覆去,搅得他不得安生。一晚上他就在这样的不安中浑浑噩噩的度过了。

失眠引来了头痛,当他忍着仿若宿醉般的疼痛起床的时候,扉间已经去完成任务了。虽然是个有些难度的任务,但内容其实很简单,如果没什么意外一天之内就完成了。柱间吃着扉间留给他的饭,默默盘算着,总是这样不是办法,刚好扉间不在,自己应该好好理一理这段时间自己跟扉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走到这一步,以及,他们的未来。

但是好像感觉只有自己没办法找出一条明晰的线。

A:还是自己想一想吧

B:找个人倾诉一下,一起商量商量

 

来吧,少年们,决定命运的时刻到了

想想当年我玩BL游戏时做选择的提心吊胆,以及第一次就走了血腥BE线时的悲惨命运,真是不堪回首,攻略君万岁

 

 

 

 

A结局  HE放心看,但有可能并不够甜

  就算感觉不靠谱,这也是自己跟扉间之间的事情,不太想其他的人涉足,既然想要继续跟扉间走下去,那就要正视问题,解决它。

  下定了决心的柱间干劲满满。好的,那么就从回忆开始吧,扉间的态度转变是从那天吵架开始的,就先去火影楼看看吧,顺便看一看文件,不然扉间晚上结束任务回来还要压着自己批文件,双方都辛苦。柱间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了火影楼。

  在走向自己办公室的路上听到了其他人的对话,“最近扉间大人好像不怎么管宇智波的事情了呢?都交给火影大人了。”“没办法,谁叫火影大人的查克拉那么可怕,扉间大人也没办法阻止,毕竟火影那么看重宇智波一族和他们族长。”“是啊,在火影眼里估计宇智波更重要吧,为了宇智波连亲弟弟都可以这样对待”“我护起宇智波来连自己的弟弟都打,哈哈哈”“别这样,虽然都是大家承认的事实,但是扉间大人听了多伤心”“扉间大人应该已经放弃了吧,不然怎么会这样,为了村子也真是牺牲太大了”“如果我是扉间大人我早撂挑子走人了,不过为了村子嘛…”

柱间一下子愣住了,原来在别人眼里是这样吗,我是这样一个不称职的哥哥,扉间只是为了村子才一直隐忍,如果不是村子他是不是早就抛下我走了。他越想越心烦意乱,就走出火影室打算去街上散散心。不知不觉走到了宇智波族地,那里的人向他问好:“火影大人,您最近怎么愁眉苦脸的,是遇上什么烦心事了吗?”柱间无精打采的说,是啊,确实有些麻烦,不过应该可以解决。宇智波族人笑起来,对嘛,您都跟斑大人一起建设了村子了,还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看看这个你们两个人的村子,放宽心放宽心。柱间如梦初醒般后退了一步,不,这个村子是我和斑的理想,但是真正为建立后的村子呕心沥血的是扉间,为什么这一点会被忽略。他慌张的告别然后离开。走到街上商店老板向他问好“火影大人,今天没有跟斑大人一起出来吗”柱间一瞬间有些恍惚,在所有人眼里,自己最亲近形影不离的人,不是扉间—自己的弟弟,恋人,而是斑。那扉间呢,扉间也是这么想的吗?柱间不敢继续想

  他慢慢走回千手族地,自己的屋子。他早上刚从这里出来,吃了扉间留下的早饭。一个月之前,扉间在这个屋子里单方面宣告了对他的放弃。在往前看,扉间因为劳累过度在房里休息,之后开始了对他的冷处理。两个月之前,他们亲密的睡在一张床上,夜半时分的私语都是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他畅想着前景,扉间评定可行性,就算偶有对他天真的批评,最后也能以吻封缄,细细碎碎的笑声环绕,眸子里满溢的都是闪亮的星河。

  现在兄弟俩已经分房睡了,自己的房间干净的没有留下一丝扉间存在过的痕迹,扉间克制、严谨、自律,想要抹杀掉他存在过的证据实在太容易,如果哪一天扉间就这样离开了…不,柱间拒绝去想这种可怕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应该冷静下来,想一想扉间说过的话。

  自己对扉间,是真的分不清爱情与亲情吗,还是一直以来的相依为命养成了习惯。不是的,柱间虽然天真,但在大是大非上基本没有犯过错。本家不是没有关系好患难与共的兄弟,但对他们的感情完全不一样。他想象中的美好未来,是能跟扉间一起相依到老,就算一直被扉间压过一头训斥也无所谓,大家一起变成腿脚不便但是不忘初衷的老头子,看着有担当的新一辈一起保护村子,小孩子们无忧无虑的长大,扉间一直在身边,干什么都可以找到有趣的地方。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他的设想里面一直都有扉间的存在。

  他想,是时候跟扉间谈谈了,他已经想清楚了所有,不会再有任何迷茫,就算扉间拒绝他100次,他也要努力第101次。于是他跑到村子门口接任务的地方安静的守着,第一时间截获了任务归来的扉间,直接拽回家,让辛苦了一天的弟弟填饱肚子后,坦白了心声。后来直接抓着弟弟的手握住苦无说,如果要离开我就先杀死我,你要离开我就是在要我的命。我其实一直有考虑你的感受,但是我知道你总是把自己的感受放在村子利益之后,所以就先说自己认为对村子好的想法。以前并不是偏袒宇智波,好吧是有一点,但我其实是更希望你们和平相处,那样你也不用活得那么心累,老是为了他们家的不配合心情不好。无论怎样,我最爱的人始终是你,无论哪种意义上来讲。

  经过辛苦的努力劝说和后续的进步表现,终于走上了HE的康庄大道,虽然历史无法改变,但是总能共同承担,心有明灯,不惧苦难。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B结局 应该算是BE吧,一开始其实只想写这个,吐完了所有我因为觉得聚聚受委屈的黑泥,异常的爽

  但是自己一直没想出很好的解决方法,都说旁观者清,是否其他人的第三方视角能更透彻的看到本质呢?这样想着的柱间打算去向他人征求一下意见。既然是事关弟弟的问题,就去问问斑吧,毕竟是好友,又同为哥哥,应该能给出一些相对有用的意见。而且斑一直跟扉间相看两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是对扉间更加关注,把斑的观点过滤一下再想想建议应该会比较可行吧。柱间立即开始去找斑。

  找到斑的时候,斑的表情并不太开心,他因为族里的事情以及自身在组内的立场心烦意乱。但他又不愿意说,几经追问才松了口。柱间听他郁闷的抱怨了好久,到天色晚了回家时才想起自己本来的目的。他又潜意识里抵触直接说扉间那些决绝的话,好像说了就是在变相承认他们已到陌路,只能问说如果扉间对他生气疏远他怎么办?斑皱着眉头说,你们兄弟俩的事别来问我啊,不要拿泉奈作比较,我的弟弟那么好从来不会疏远我。你弟弟怎么想的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去找他说啊。说着摆摆手把柱间赶出了自己家。

  柱间看着暗沉的天色,满心都是茫然,最终决定还是先找到扉间再说,不然说不定晚上弟弟找别的理由不回家就又没办法好好说话了。几经打听知道扉间任务结束后就跟一同执行任务的同伴去喝酒了,那个人自己也不陌生,是猿飞一族的族长,自从暗部建立后就跟扉间走的很近。问了酒楼的老板后,他上楼去扉间的包间准备带弟弟回家,出于某种小心思,他突然想看看其他人面前的弟弟,于是隐去了自己的气息和查克拉,坐在了他们的隔壁。

  他听见隔壁有说有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扉间已经很久没有跟他聊过天了,更别说还用这种放松慵懒的语调,是有多喜欢这个猿飞啊。每次想找点借口想聊聊天只会被打发去找斑。感觉已经喝了不少,谈话人的声音都微微染上了醉意,虽然口齿还是很清楚,但说话的声音明显已经有点散了。柱间正在想要不要现在出去然后把扉间抱回家,顺便一起睡什么的。就听见隔壁的问话“说起来扉间你最近发生了什么好事,怎么感觉轻松了好多?”柱间一愣,轻松,远离了自己之后,扉间给人的是这样的感觉

  扉间轻笑一声,“也不算是好事,只是减轻了自己的负担,把包袱甩给了别人而已”。

  “对,就是要这样,扉间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不过你倒是不抱怨为了村子的工作,能被你称之为包袱的,应该就是那个家族的事情了吧。”虽说是疑问的句式,却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那么明显吗,还是该说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呢,是这样的,我把他们家的事全权交给大哥处理了”

  “肯定啊,村子里那么不配合的也只有他们一家了,标榜力量自傲血统,什么事都想争第一,总觉得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心有不满。我还说是谁呢,果然是交给火影大人了啊。这以后应该就不会牵扯到你了,火影大人跟他们族长关系那么好,应该不会亏待他们的,扉间你也可以多休息一下,从建村开始你太累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村子也没有什么大事,我以后就要专心教育下一代,让他们成为新一代保护者了啊,不过那群小孩子啊”扉间想想自己的弟子,笑着摇摇头,喝光了杯里的酒。猿飞佐助想着自家那个不安分的孩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酒至半酣,猿飞跟扉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至交好友,怎样都不会没话聊,就算短暂的沉默也不尴尬。聊着聊着聊到了家里的兄弟姐妹,猿飞是家中长子,无奈的跟扉间说着自家的一帮小孩子,说着说着又忍不住笑起来,扉间也陪着他一起笑。猿飞说完看着他,“要不你也说说你的兄弟吧,那个仅有的大哥,有忍者之神名号的初代火影大人”。扉间笑着摇头,“我知道的也不比你们多啊,他的生平事迹不都编成教科书了吗。如果说私下的他的样子,你问我还不如去问斑”。

  猿飞摸着下巴说,“确实,火影大人确实跟斑形影不离,也总是护着宇智波一族,还经常说斑是我的好兄弟这种话。”扉间凝视着酒杯说“也许他们才是亲兄弟也说不定”,毕竟是阿修罗和因陀罗的灵魂转世,纠缠缱绻三世不休。扉间叹了口气,缓缓将下巴放在胳膊上趴在酒桌上目光失焦的看着烛火,他已经有些醉意,双颊都泛起了红。猿飞看着他这个样子突然有些不忍,抬手在他头发上揉了揉,也叹了口气说,“没关系的,我不会变成那样的,我会一直支持你的。还有什么委屈就一并向我说了吧,说完之后,明天就忘记,开始新的一天”,说完直视着扉间的眼睛,笑得眉眼弯弯。

  扉间也看着他,自嘲的勾了勾嘴角,“我有什么好抱怨的,我杀死了斑的弟弟,他们不计前嫌大度与我们结盟,我却对人家处处刁难,在别人眼里不都是这样的吗。我阴险又卑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是因为我宇智波才无法享有他们至高无上的地位,要不是看我对村子还有点用、大家心地善良不愿残害同胞又没办法杀掉我,我的存在早被抹杀了不是吗?”四战的时候那个叫大蛇丸的年轻人是这么说自己的吧,本来扉间是不在意这些的,眼界和胸襟不同的人无法相互理解,很多时候他们只是以队友而不是以村民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为了自己的小小私心可以忽略整个村子的安危。出了事只会说我来负全部责任,但是那些逝去的人命你怎么负,你能否让他们全部起死回生。就算你一次侥幸成功,你能次次有这样的好运气吗?但看到自己最亲近的人也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时,那种心情难以言喻,我尽心竭力想要保护你,然而这些却全部成为了你驳斥我的理由。

  就算这样说着话,扉间的语气也依旧冷静淡定,如果不看他发红的眼角,猿飞会以为他是像往常一样在讲冷笑话。猿飞越听越生气,拍着桌子说:“谁这么说你,刀剑无眼,战场上伤亡是兵家常事,他死在你手下只能怪他技艺不精,对敌人仁慈才是对自己残忍。宇智波一族的待遇跟别的大家族有什么区别,甚至还给了他们族内自治权的优待,真是太不知足。想让自己成为第一大族先看看自己到底为村子做了什么!说你卑劣的人不用理他,敌人口中的诡计多端对于战友来说不就是足智多谋吗,丧家之犬的嚎叫不必介怀。这个村子的人比起宇智波当然是更信任和拥戴你”猿飞气呼呼的说完一堆,灌了一杯酒。

扉间无谓的晃了晃酒杯,态度漫不经心,可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心疼。“你知道每次因为宇智波起争执时他看我的眼神吗,我好几次都觉得他要杀掉我了,你知道的,如果真打起来,我是打不过他的。我们总是因为宇智波争吵,他不想承认自己的观点错误又不愿退让的时候就会用武力解决,铺天盖地的充满威胁的查克拉啊”。

扉间用手撑着下巴,把玩着酒杯,仿佛乐不可支一般笑了出声:“佐助,真的有点想让你看看最后一战我准备杀死斑以绝后患时他阻止我的眼神,那恍若实质的杀意让我有一瞬间都不敢动弹,别这么看我,不是我懦弱,是力量的绝对差异太可怕了。我毫不怀疑,如果我当时没有听他的话真的下手杀了斑,他下一秒就会扑过来砍断我握刀的那只手。”说完他把自己的手掌摊开又握紧。话题太过沉重,不善言辞的猿飞觉得自己任何话语都是累赘,只能拍拍扉间的肩膀,看着扉间暗淡下来的红色眼瞳。

猿飞迟疑片刻犹豫道,“可能也没有那么糟糕吧,他最后还是想要用自己的命来保全你”。扉间嗤笑一声,“保全我?不,佐助,你太不了解他了。那只是他一贯的自我牺牲主义而已,就算那天不是我是其他的千手族人,他也会这么做,我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且与其说保全我,不如说他是在保全斑。那时候宇智波一族全面溃败,极度厌战而且也无力再战,全灭有难度,但是千手以极小的代价来重创他们也不是没有可能。大哥这么做是为了警示我,这是用他的生命换来的盟友和兄弟,就算他不在了,我也不能对他们怎样。”扉间暗着眼捏碎了手中那只杯子,又丢掉了手中碎片,绿色的医疗查克拉光芒一闪,治愈了那些小小的伤口。“佐助你不要把今晚的话放在心上,我只是喝醉了。大哥是个很好的人。他平定了战乱,建立了忍村,保护了自己的好友,留住了自己弟弟的命,他很好,宇智波一族也没有错,他们都是对的,我只是喝醉了”。

“不要难过啊扉间,你身边还有很多陪着你的人,不管怎样我会是你最后的退路!”猿飞看着他,眼神坚定,拳头紧握着放在桌子上。“那谢谢佐助你了,但是我会是自己最后的退路,就辜负你的好意了。但是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你了,以后愿不愿意当我的暗部总长,毕竟你是我唯一全心信赖的朋友啊”扉间狡黠的笑着,挑起眉毛看着他,琉璃般闪耀的红瞳中光华闪烁,让人移不开眼。猿飞也笑了,举起酒杯说“那我就为了扉间万死不辞”,然后一饮而尽。之后两人都大笑起来,继续愉快的聊起来,抛却所有烦恼,忘记今夕何夕。

柱间回到了自家屋子,大脑一片空白,一直以来扉间居然都是承受着这样的指责和负担走过来的,而自己居然就是罪魁祸首之一。他茫茫然,扉间踏进门的时候他才如梦初醒猛地站起来。扉间看着他阴鸷的眼神,不由绷紧肌肉向后退了一步站定,戒备的看着他,并且同时在想宇智波又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斑的叛逃提前了?柱间看着扉间对他戒备和警惕的动作,突然失却了所有前进的勇气,只能站在原地,喉咙口被要哭的情绪哽的很痛。扉间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哥怎么了吗,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先回房休息了。”他本来记得柱间今天还有很多公文应该不会回来才决定回家的,现在他开始后悔了。如果真是宇智波又出了什么事,那可麻烦了,他感觉自己跟猿飞一晚上的好心情都要破坏殆尽。

柱间艰难的张口,“有,我有些事想跟扉间说”。扉间问“公事私事,如果不是特别紧急我能不能明天听,今天已经很累了。”边说边往自己房间走,柱间一把抓住他“是私事,有关我和扉间的。”柱间的架势摆明了不让他走,扉间只能留下。

“扉间说过的话,我考虑过了,我想我们还是维持…”“大哥”柱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扉间打断了“我想大概是我那天说的还不够清楚,那我现在重申一遍。我已经不想继续以前的关系了,咱们以后只是兄弟。兄长以后想要喜欢谁,这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也不会去干涉,包括你的交友。如果你一定要继续以前的关系,那抱歉,没有可能,兄长可以保留你所谓的喜欢,这是你的自由。但我对你只是兄弟之情,这是我的想法,你也无权强迫我,我说的够明白了吗?”柱间看着扉间的唇瓣开开合合,喉咙发干,几乎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扉间你对我就真的没有别的要说的了吗?你的不满你的委屈你的艰难我都会认真听,努力帮你解决的。”柱间尽力说着,声音都发着抖。扉间面色无波,在清冷的月光下像一座石雕,“不,那些并不是能够告诉给你的事情。能跟你说的都写在公文上了,其他的,我对你早已无话可说。”“连扉间你都要弃我而去了吗,我们是彼此仅有的兄弟了不是吗?”柱间激动的质问。

“兄弟?大哥你不是还有斑吗,比起我这个因为血缘强行绑定的兄弟,他那种与你灵魂相知的兄弟不更亲近吗”先前喝下去的酒精蒸腾,扉间突然恶意地笑笑,凑近柱间,看着他的眼睛说“你是火影,我是这个村子的维护者,我这条命都是随时在为你消耗的,哪有抛弃你这一说呢?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有血缘的,我就算死,也是以千手的名义死去的,与你在同一族谱上,当然是永远与你同在。”说完他再也不看柱间一眼,愉悦的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之后的每一次,柱间看着扉间的眼神让斑都觉得不寒而栗,但提起扉间时柱间的表情又让他不敢继续问。千手柱间每日都想让弟弟只看着自己,对着他笑,跟他亲近的说话。在看到扉间与别人相谈甚欢时黑暗翻涌,尤其是猿飞一族的族长,猿飞佐助,那个得到扉间全身心信赖的男人。有时候他想,干脆直接把弟弟绑回家算了,反正他们本来就该是一体的,这不过是回归根本。但想想那天晚上听到的弟弟的委屈,他又无比自责下不了手。

终结之谷那一战之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大限将至,他才终于安下心,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用为扉间随时会离开自己的假设担惊受怕了,再也不会被抛下了。临终之际,他抓着扉间的手,眷恋的把脸贴在上面,平稳的睡去。

 

 

 

 

END

 

 

感谢一路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比心,希望看的还算愉快,欢迎讨论

啊,写的好爽,完全放飞自我的感觉无与伦比。中间无数次的想写黑化监禁play,但是我这么清水正直的人设(只是不会开车),只能放弃了。看其他人写文总想吃糖,到自己这却满脑子都是刀,简直药丸。看到人家写各种设定一时热血上头,感觉都好想写,但想想那种行为好像是抄梗,只好就此作罢。


评论(38)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