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朽木摧于春雷

算是千鸟的后续,照例预警:卡卡西+扉间

设定:四站后全员存活

能接受的下拉,无法接受的请勿手滑,玻璃心被批评就要碎掉了

渣文笔,虽然已经尽力了但还是觉得写得好无聊,希望不要介意,有奇怪的地方,以后慢慢修改

 

 

寻春见梅却逢莺,枝头鸣曰有人来

   据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不少日子,春风又临大地催开桃花,新的季节轮回开始。表面看似风平浪静,但双方都知道,这件事情不会就此终结,只是缺乏一个时机。

   这一天天气并不十分好,铅灰色的沉厚云层令人心情也不甚愉快。提前下班回家的卡卡西推开门看见了难得休息的扉间,打了招呼后回房换上了家居服。“要喝茶吗?”扉间向他扬了扬手里的茶杯,“有劳”卡卡西说着坐在了他身边,接过茶杯后慢慢让自己陷进沙发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仰着头双眼漫无目的的正对着天花板。窗外天气沉闷的紧,一丝风都没有,一时房间里静默无声。

   天色渐渐变的更深了,铅灰色也逼近了墨色,细微的风刮过。卡卡西抿了口茶水,将杯子放在了茶几上,整个人从沙发中脱离出来,十指拢在一起置于膝盖上,看着自己的手说:“前些天他来找我了,说我们需要好好的谈一谈。”扉间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然后我就尽到了朋友的义务,陪他聊了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推心置腹。”扉间笑了,“真巧,我也差不多,不过我的更近一些就在昨天。”卡卡西一脸无奈,摊开双手摇了摇头。扉间接着说“我不信。”卡卡西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那日天气晴好,午后的阳光伴着微风让人醺醺然,带土局促不安的搓了搓手,几次抬眼看了卡卡西,然后又迅速移开视线,最后下定决心般的握紧双手,“卡卡西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懒散的倚在窗边看吹进屋内的新柳的卡卡西松开了手里的枝条,笑着说,“好啊”。

   宇智波带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去关心卡卡西的什么呢,以怎样的身份,还有,他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问的呢?这些问题纠纠缠缠,密密匝匝的捆在他心上,勒出一道道滋味莫名的血痕。卡卡西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眉眼温柔,气定神闲。他慌张无措,卡卡西处之泰然,在他询问与二代目的关系时候,也只是给了个肯定的答复,仿佛吃饭喝水一样理所应当。

   他想像小时候一样大吵大叫,完全将自己的疑问砸向那个烦恼的源泉,但是他无法弄清楚自己究竟是在烦恼什么。他又想像成为战争发动者一样,冷静思考,掌控全局,但是知道这个事实后他就再也没办法冷静,那个人也一直都不是他能掌控的人。他又想像战争结束后自己一贯的形象风格一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顺从他人加诸的任务,但是那只是他为了掩盖内心风暴的假象,卡卡西是这一次史无前例的台风的风眼。

   他一边艰涩的转动着已经快要宣告罢工的大脑一边看着那个白发的青年。时光兜兜转转,悠悠荡荡已过十余载,却独对他恩宠。他还是当年的模样,小时候的尖锐棱角被他自己一一除去,当年傲娇的小天才终于也愿意坦诚自己的好意,直白的宣告自己的关心、对同伴的在意。有了弟子之后,卡卡西就越发的引人注目,温柔强大又帅气的人怎能不让人心动。阳光温柔的将他笼在其中,散开的浓厚的暖意让旁观的人都完全感染。也许是这景致太过醉人,带土鬼使神差般的说:“卡卡西,我喜欢你,你不要跟他在一起,咱们共度余生吧”。卡卡西还是那副温柔包容十分好说话的样子,“不”,一阵风突然刮进来,卡卡西仿佛怕他没听清似的,又摇着头重复了一边:“不”。窗外春意正浓,满树新绿,风摇动枝叶,光影闪闪烁烁,四处都是初春旺盛的生命力,都是希望。只有他最亲近的同伴,站在他现在世界的中心,带来了绝望。“你再仔细想想,你只是一时受到的冲击过大罢了,过段时间你就能想通了。你对我并不是喜欢,否则怎么解释你对琳的感情。你总是容易冲动,上一次引发了惨烈后果,虽然你不说,但我知道你这种善良的人还是会在意。不要冲动,带土,别再让自己自己后悔。”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在逐渐的相处中建立的,从第一声招呼开始,有了后来生死与共的一切 。他与卡卡西年少相识,几经生死,算是彼此最亲近的人。他一步步的靠近他,暖化他,与他成为好友,变成他的光,点燃他心中的火。很多人路过,只看见卡卡西表面的风光,无法抚慰他内心的寂寥,他有幸做到了一切,于是获得了与他并肩而立的资格。可是现在,他清楚地看见,卡卡西的眼里,湮灭了喜悦的光,掐息了爱恋的火。

   千手柱间坐在办公室里,看着面前的卷轴出神,扉间出任务去了,火影室只剩他一个人,空空荡荡。那件事对他的巨大冲击还没有过去,他心神不宁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卷轴上是熟悉的扉间的字迹,尺牍素书,千里面目,见字、如面。他慢慢俯下身,把脸贴在上面,抱紧了桌上的卷轴。

   扉间回来的消息传出的时候,柱间第一个激动的冲了出去。不顾扉间的反对,拽着他去了自己的宅子,想跟来的宇智波兄弟被关在了门外。柱间正在为自己的弟弟捕获成功行动而自鸣得意着,下一秒看到扉间冷若冰霜的面孔时就消散了全部的气势。扉间抱臂看着他,“大哥有什么紧急事件吗?”柱间一时语塞,手抓着头发,不好意思的干笑着,“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一下,那天…”,“没错,如你所见,我跟六代目在一起了,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扉间的回答毫无破绽,语气也波澜不惊,与平时他的说话方式别无二致,但柱间就是觉得每个字都刺耳万分。他猛地向前面对着扉间,扉间下意识后退一步,同时横臂格挡,这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绝佳的防守与预备进攻。柱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弟弟是真的长大了,已经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忍者,再也不是那个需要被自己呵护在羽翼下才能活下去的幼童。

   柱间慢慢收紧手臂,把弟弟圈在怀里,“扉间是真的长大了,大哥已经不再是必要的了。”“大哥你在说什么傻话,成年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吧。也没有谁是谁的必要,成年后再去将自己的希望全寄托于他人身上本就是逃避的行为。”柱间把头埋在扉间的毛领子里,小声又有点踌躇的问:“扉间是真的很喜欢他吗,要以后都与他在一起吗?”扉间在他怀里不适的挣了挣,发现桎梏没有松动反而变本加厉后叹了口气屈服于现状,“应该会跟他在一起,如果他也没有异议。喜欢那种缥缈的东西从来就不足以作为评判的依据,我们只要能确保安定就好。”柱间放开他,激动的抓着他的肩膀说:“为什么,这样扉间真的会幸福吗,与其这样我们几个现在这样不好吗,就算不考虑他们,我不行吗,说到和扉间永远在一起,我对这个的愿望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扉间听完之后,没有表现出柱间相像中的沉思、震惊、感动,他突然笑了,笑得不能自己,柱间摇着他说,“你不要笑了,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我很认真”。扉间敛了笑意,眸光锐利如刀,“够了,你可以把每日的冲突当成乐趣,当成闹剧,当成生活的调剂,我不行。我也没兴趣每天委曲求全的陪你演那种和乐融融的情景剧,已经够了。”“可是扉间你不是也一直这样过来了吗,咱们一起相伴到生命终结有什么不好”,“不好,哪里都不好。你只是一厢情愿的把你的想法强加给我,你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了解我什么、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这一次也一样。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已经为了你的村子付出一切了,包括我的命,没有什么能再给你的了,你能不能看在这份上放过我呢。”柱间看着他,眼里都是委屈的控诉,“扉间你难道忘记往日我们一起的愉快了,要抛下我们,抛下我吗”,扉间看着他,突然觉得很疲惫,觉得说出这几句话都累,沉厚的悲哀让他不想再看那个人一眼,“不是我们,是你们,从来没有真正的加入过我,我也不曾从中获得过快乐。一直以来,我都是被迫的接受所有结果,你为了最初的朋友放弃兄弟,为了他的要求决定自杀,你为了他可以把除村子外的所有放在第二,每次都是你先做出选择决定离开,这次我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就让我先走一次,让我解脱吧。”

   扉间一直都是兄弟里最不同的,从看见那个婴孩的第一眼,柱间就无可自拔的陷入了喜爱。他看着他长大,陪着他修炼,和他一同成为族内最好的搭档,他们像同根生长的大树,风中相互扶持支撑,根底紧紧相依。但是转折点在他手中产生,他的忽视,他的偏心,他明目张胆的袒护终于一次次的将过往的温情消磨殆尽。他是他最亲近的兄弟,最终,把自己变成了他最陌生的人。

 

 “有没有在意过,我不告诉你这件事?”扉间回头:“难道你很在意吗?并不会吧,都是成年人了应该懂的。”“确实是。我不在意,我也相信您不在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自己的思量,成年人更能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然而有些人,就是不懂。”

  扉间站起来,走到窗边拉开窗户,风渐渐大了,隐约雷鸣也不时入耳。做完这一切,他又坐回卡卡西身边。“大哥他确实很有魅力,为了村子牺牲一切也无可厚非,毕竟换做是我也是同样反应。我在他心中确实比他自己重要,然而终归没有那个人重要。”“说起来还真是相像呢,我也是这样的想法啊。我一直都在不断的被迫失去,什么都不能自己决定,这次好不容易选择权在自己手里了,就让我保住最后的一点尊严吧。”卡卡西的声音很轻微,每个字都像一声绵长的叹息。这与他无关,只是我自己无法再轻易的交出信任,我已经很累了。扉间感受着风从手掌间流过,微笑着说,“他哪里是不能失去我呢,他惧怕的,不过是失去本身。”

   一切的因果早在辉夜吃下神树果实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决定。蝴蝶无意间扇动的翅膀,引来了毁天灭地的飓风。事情的结果像美好童话故事的结局,勇敢的少年与他的好友携手拯救了世界,完美收官。预言之子站在璀璨舞台的中央迎接胜利的曙光,接受众人的赞赏的眼光,享受无上的荣光。他们两个拼尽全力,始终不是命运选定的人。

 

  长期维持着一个姿势,卡卡西也有些乏了,在外一直紧绷着神经已经很累了,没必要在家还不好过,于是他不再委屈自己将身体在沙发上舒展开,头就自然的搁在扉间的腿上。扉间的手无意的拨撩着卡卡西的短发,眼含笑意的看着他,“六代目你小子现在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哪里,多亏了二代目大人我才能如此放松啊”卡卡西懒散的应答着。“所以,介意跟我说说后续发展吗”“您还真是无法轻易敷衍过去,事情就是那样。我拒绝了,他所谓的喜欢,我不信。他确实是个好同伴,然而绝对不会是我的恋人”,“真是有默契,我这边也是同样的答复”。卡卡西抚上扉间颊边的红痕摸到一旁的耳朵,顺着耳廓滑下,沿着利落的线条游走到锁骨上,手垂下来,与扉间的交握在一起。“以后的日子就请多多关照了。”回答是温柔的亲吻。

 

  闪电的光刹那间撕裂天空,骤雨接踵而至。新春的第一场雨飘飘洒洒滋润了整片木叶大地。桃华吐蕾,草色青青,雨滴流过叶面,划出一道漂亮的弧,最是一年春好处。

  人生仍充满着无穷的追逐与等待,我也将继续乘风破浪。只是我的执着,已非故事里的那个你

  我也曾为过去所困,为你神伤,只是那些陈年往事,没有谁会再去记起

  时间总在行进,我也不会停歇,抛下过去,终将回归真正的自己。

 

 

 

 

 

 

 

 

 

看过千鸟的姑娘们如果觉得不尽人意的话就把印象停留在千鸟吧


评论(25)

热度(153)

  1. 微笑吧妍郁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