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苍

天雷yys的gz 扉间卡卡那那都喜欢

【百四】烟波浩渺 上

百目鬼×四月一日 仿佛暴露了自己的年龄

没什么剧情,偏意识流

写残了,对不起一直期待着的二位,日后再修改好了

 

 

他为了抓住蝴蝶翅膀的一角而费力奔跑,然而蝴蝶扑着翅膀落下斑驳的磷粉飞远了,他留在原地,错过了草地,遗失了森林,也未能触及花朵的娇嫩与芬芳。

 

 

四月一日睁开眼睛,百目鬼正坐在一旁,感觉到动静转过来看他,“晚饭想吃什么”。“随便吧”他伏在榻榻米上撑起身子,探过去够那支烟管,又去摸眼镜,在走廊上睡过去的时候被人卸下放在了一边。百目鬼闻到微甜的烟味顿了顿,然后抬脚出了屋子,背影消失在烟雾中。

 

好像从很久之前就是这样,他经常性的在百目鬼身旁醒来,或者说百目鬼总是在沉睡或昏迷的他身旁守着他等他睁开眼睛。度过危机的时候、退治恶鬼的时候、绝处逢生的时候,昏迷中的自己意识茫然的浮浮沉沉,感受到头顶的温度转醒,就看到规矩的正坐在一旁的百目鬼,手安稳的放在腿上,感受到动静回头看他。但是那个人仿佛总是不喜欢用温吞有礼的方式跟他相处,一张口就是令人生气的挑衅词汇,总能成功的激起他的愤怒,他不甘示弱的顶回去,两人开始不知第多少次的争吵,最后总是以百目鬼吊着他的三白眼打道回府并留下懒得理你的眼神收场,他忙不迭的摆着手让那人赶紧走。所以,很久以后他才发现每次的那句谢谢都没能说出口。

 

侑子小姐走了,他来继承这家店,一切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他也是若干年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万一自己没有继承这家店,那这家店会变成什么样?又或者是不是自己不出现,不走进这家店来许下愿望,侑子小姐就不会消失?可是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只能随着吐出的烟雾散在风中。他自小父母就不在身边,又因为特异的体质命途多舛,侑子小姐虽然平日里任性又嗜酒,但毫无疑问是个出色负责的代理监护人。他无法理解的另一个世界的事情、无法自行改变的自己的命运、害怕却又向往的魑魅魍魉,都由她来引导。友人与长辈,她身兼数职,于是她离去之后,四月一日瞬间沉默下来。他以前也十分隐忍,因为童年不好的回忆:异类总是不合群的,无论是因为压倒性的强大被敬畏还是因为神经质的言语和行为被排挤。不一样的会被孤立,很多人对此心照不宣。对异常同类和异形生物的排斥出自趋利避害的本能,得益于此项由恐惧衍生的求生意志人类得以延续至今,但没有人回去想被排斥的会怎样,孩童的恶意又直接而不加掩饰带来更大的伤害,没人会在意,人都是自私的,连基因都在佐证这一点。所以他学会了不说,那些光怪陆离的影像、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恐怖伤痕、只在自己凭空消失的玩伴。找到了这家实现愿望的店后,他的疑惑仿佛有了发泄口,于潜移默化中了解与常识相悖的东西,侑子小姐跟他打着哑谜,也让他用亲身经历体会,他的有口不言本来就是无奈下的妥协,能理解他的人出现了便倾囊而出。

 

但这时的沉默不一样,他若愿意说,百目鬼是个极好的听众,小羽也是,但他的热情仿佛一夜耗尽,丧失了开口的欲望。变故陡生之后,百目鬼还像从前那样与他相处,一句一句挑起他愤怒的火花,为这死气沉沉的院子带来一丝生气,但四月一日总是轻飘飘的回他一句,有时透过烟雾看看他,若有所思。因为总是向着相同的目标,百目鬼常常是由着他去的,但在侑子刚消失的一段时间里,百目鬼也无端的被四月一日的沉闷带入焦灼,但他的焦灼表现的非常平静,坐在四月一日的面前,耐心的询问,等着他回答“发生了什么事?以后这家店和你会发生什么变化?你以后都打算怎么办”,但这些四月一日自己都想不明白,百目鬼希望的答案就更无从谈起。四月一日茫然又困惑的眼神最终让他把一切都咽了回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相处下去。

 

穿过的学生制服被四月一日压在箱底,盛满了无法言说的回忆。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窝在那家自顾自生长的店中失却了时间,但百目鬼没有,他从中学毕业升入大学,然后进入社会,中规中矩的按照平常的人生轨迹稳步行进着。他依然经常来这家店,跟年少的四月一日不一样,年少的四月一日像是风,一进这个院子就搅乱一池春水,整个院子顿时生出了活力,他像是一滴水,悄无声息的融入,自然而然的离开,唯一的联系是四月一日。

 

四月一日在每日惶惶而茫然的等待中,也经常想起百目鬼。在雨天朦胧的云雾中想起染血的紫阳花下抓着他手腕的温暖手掌;在日光晴好时想起自己坠楼后宽阔的后背;在袅袅月色中用来自那个人的一只眼睛看漫天的星河。百目鬼从来都没有变,即使他步入了社会,是自己执着的留在了时光里,变成了人们口中的传说。什么都在变,什么都会变,百目鬼变成了社会人士,自己成为了店主,唯一不变的是改变本身;什么又都没有变,百目鬼还是那个百目鬼,人们向他请求实现的愿望还是那么几样,古往今来,权利、色欲、爱恨情仇。他被命运一步步逼到了这个份上,强大的能力招致大的灾祸,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只剩下了百目鬼,在许多人都向他求助对他毕恭毕敬的今天,听到他做出危险举动依然会像听到四月一日以眼换眼时般暴怒的将他钳住抵在墙上喝止他。

他一直记得换眼睛那一晚,在侑子小姐身边醒来之前,眼睛被覆上的手的温度,还有透过手传来的倏尔远逝的小心翼翼的呼吸。他在日后长久的回忆中咂摸出滋味,什么都知道了,但已经无法去做出回应。

不过是无依独立在风中,聚散言谈不由衷


评论(2)

热度(57)